图片 1

小刚的母亲说,王先生只好和其他一些家长到校外寻找小饭桌

图片 1

失管的校外“小饭桌”

16日中午,山师附小校门外,不少人趁放学时间,举着小饭桌的标牌招揽生意
记者李飞 摄

家长没时间、学校没食堂、只能就近去“小饭桌”吃饭,这是时下不少城市小学生放学后的生活写照。随着城市规模的扩大和工作节奏的加快,如今不少家庭都在为孩子放学后的托管吃饭问题焦虑,由于目前校园食堂普及率不高,催生了校外“小饭桌”的火爆。然而在一些地方,由于无证无照并且缺乏专门的管理办法,不少“小饭桌”处于监管盲区。谁来维护学生们的“舌尖安全”成了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

  中小学开学两周了,济南不少新生家长还在为孩子的吃饭问题发愁。近日,部分学校取消了新生校内小饭桌。教育部门理由很充分:小饭桌不应是学校的义务,不过让家长为难的是,去哪儿才能让孩子吃上放心饭菜?

“三点半难题”催生“小饭桌”热

  省城市民王先生的孩子今年在历下区解放路第二小学上了学。考虑到校内小饭桌方便又安全,他早早做好准备,想让孩子在学校就餐。

小刚是安徽省合肥市一名三年级的小学生,由于父母平时工作忙,很难保证放学及时接回他,他从一年级起就被父母托管在学校旁的一家培训机构。每天中午和晚上放学,“小饭桌”的老师会准时接小刚,并安排好他的两餐,还负责督促小刚写作业。

  开学前一天,王先生接到通知:学校将取消新生校内小饭桌,新生午饭问题需由家长自己解决。

“我们已经上了两年多了,总体觉得还行。”小刚的母亲说,因为夫妻忙于生意,很难规律接送孩子,加之小学往往三四点就放学了,“三点半难题”让孩子常常面临无处可去的尴尬,所以决定把孩子送到“小饭桌”。小刚母亲告诉记者,她比较了好几家“小饭桌”,最终根据硬件设施和师资力量选择了目前的这家。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一下沉了下去。”王先生说,他孩子所在的班级有50多名学生,约三分之一需要吃小饭桌。王先生只好和其他一些家长到校外寻找小饭桌。他打听了一下,发现历下实验小学等多所学校也都不再开办新生小饭桌。

像小刚这样放学后去“小饭桌”的孩子如今不断增多。在合肥市经开区一所小学外,小学刚建成时只有两三家“小饭桌”,如今正式挂牌的就达五家,在附近的小区内,还有几家隐身于居民楼内的“小饭桌”。每到开学时,一些条件优良的“小饭桌”往往很快就报名满额了。

  “校外小饭桌只有几家,这么多孩子去,小饭桌都是超负荷运转。”王先生说,居民楼内的小饭桌只有数十平米,每天有五六十个孩子就餐,室内拥挤,卫生状况也令人担忧,“孩子去了两天就哭闹着不愿再去。”

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目前的“小饭桌”大致分两类,一类是以培训机构名义招生的,负责孩子学业辅导、两餐及午休。这些“小饭桌”往往有正式的营业场所,并聘请专业的学业辅导老师,机构持有培训经营等证件。还有一类是家庭作坊式的“小饭桌”,主要以提供孩子两餐、午休和临时照看为主,这种往往租住在居民区内。不过,两种“小饭桌”,持有专门的餐饮许可证及相关资质的都不多见。

  更令王先生担心的是孩子的安全。“中午放学后,要过马路吃小饭桌,怎么能让人放心?”

一位从事多年“小饭桌”服务的经营者告诉记者,现在“小饭桌”多半是打着培训托管的名义招生,靠的是专业辅导老师招揽人气,至于饮食安全,只要不吃坏肚子就没有太大问题。在他租住在居民楼的“小饭桌”内,记者看到,厨房锅灶与普通家庭没有太大区别,唯一不同的是配备了一台消毒柜。他说每天孩子们的饭菜都是自己做,至于有没有办健康证、食品安全怎么保证,他表示这些“应该没问题,平时都很注意的”。

  16日,解放路第二小学一位老师介绍,学校的确取消了新生小饭桌,这是上级教育部门的规定。历下区教育局则介绍,历下区从去年就开始逐步取消校内小饭桌。目前区内所有中小学都已取消新人学学生的小饭桌。

食品安全不能“全凭各家良心”

  历下区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员说,学校办小饭桌的初衷是解决离家较远学生的午饭问题。“但小饭桌属于社会公共服务范畴,学校是教育机构,没有责任解决学生吃饭问题。”

食品安全靠自觉是一些校外“小饭桌”的普遍现象。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家庭作坊式“小饭桌”不仅无经营许可证、无餐饮服务许可证、无从业人员健康证,也不登记、不备案、不缴税。

  该工作人员说,吃小饭桌的学生越来越多,学校要腾出房间让孩子吃饭休息,还要安排老师管理,挤占了学校大量资源。

“小成本经营,食品安全全凭各家良心。”一名“小饭桌”经营者坦言,曾有转到她这里的学生说在其他“小饭桌”吃过加方便面作料的面条,她也曾在菜市场看到其他“小饭桌”经营者购买的是“别人挑剩下的便宜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