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广东清远田家炳中学初一英语老师却为学校下发的两本教材感到,未获批教材竟使用多年 出版发行方

  未获批教材竟使用多年 出版发行方“银弹”抢业务

图片 1教育部函件
网友“我爱老师110”供图图片 2初一英语仁爱版(左)和人教版的封面
网友“我爱老师110”供图

  黑龙江三地市教材选用乱象丛生

开学前省教育厅曾发文要求纠正更换教材工作中的不当,但未指定究竟使用哪个版本

  记者在黑龙江调研时发现,齐齐哈尔、黑河、绥化三市在教材选用方面分别存在多年使用未获批教材、行政干预色彩较浓等现象,一些领导、教研员成为某些国有大型出版社“公关对象”。

羊城晚报记者 张林 林世宁 陈晓璇

  据教育部权威人士透露,7月11日,教材编写“一纲多本”制度十周年之际,新一轮义务教育阶段教材修订工作正式启动。业内专家指出,若当前列于《2005年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学用书目录》(以下简称教育部《书目》)的某些教材未能通过新一轮审查,不排除多个省份在重新选用教材的过程中对未入《书目》的教材进行淘汰。多位官员和学者就此呼吁,在数百亿教材市场的重新洗牌中,亟须教育部和新闻出版总署联合发文规范市场,遏制各大出版社“重分蛋糕”时出现违规行为。

“我教书20多年了,这是我碰到的最离奇的事情:我的学生,上一门英语课,竟然先后荒唐地被发了两本《英语》课本,都是用国家财政资金免费发放!”9月10日教师节,广东清远田家炳中学初一英语老师却为学校下发的两本教材感到“离奇”、“无语”及“心痛”。

  未获批教材竟使用多年

9月10日上午,网友“我爱老师110”在某网络社区上发帖《选课本出丑闻:10万初一学生一门课用两本教材》,陈述了9月1日开学前后,清远、河源教育部门先后给两市初一学生下发人教版、仁爱版英语教材一事。一方面,网帖作者不知道自己该用哪本教材给学生授课,另一方面,他感慨“国家财政资金至少要浪费100多万元”。12日晚,广东省教育厅相关部门回复羊城晚报,省教育厅将按照教育部的要求处理两地英语教材问题。

  5月13日,记者来到齐齐哈尔市。据了解,齐齐哈尔市所有初中的英语教材近几年选用的是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以下简称“外研社”)的教材,而这一套教材并未被列入教育部《书目》。直到今年9月,才换成人民教育出版社的教材(以下简称“人教版教材”)。

事件缘起

  齐齐哈尔市二十一中一位副校长向《经济参考报》记者介绍,这个处于城乡结合部的初中部,已经被迫使用该套教材近六年。

开学不到10天 发两本英语教材

  齐齐哈尔市三十四中高三英语齐老师表示,“这套教材第一版的语法、翻译的错误非常多,而且一些单词表里的生词课文里没有;我们过去很难想象,一本教材有这么多的错误!”

9月1日,中小学生陆续开学。开学后,清远田家炳中学初一学生收到了学校下发的人教版英语教材,谁知道一周后的9月9日,教育部门又给学校发回之前使用的仁爱版教材。多出一本指定的教材,教师既诧异又无奈,“开始还以为是发给学生的辅导读物,打开一看,才发现这是仁爱所编的英语课本,课程设置结构与人教社的英语课本差不多。就一门课,怎么能有两本课本!昨天上课,孩子们满眼的疑惑,班长悄悄问我:老师,我们以后该学哪本课本?”

  我国义务教育法规定:“国家实行教科书审定制度……未经审定的教科书,不得出版、选用。”教育部权威人士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证实,若教材封面最上方未标注“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审定通过”的字样,就不属于教育部《书目》内教材,选用则属违规。

“两本教材都是教育部审定,都是上面发下来的,我能怎么说?!”面对学生的提问,教师们没有答案,这些天,他们都在等上级安排,而校方则等着市教育局的安排。

  记者看到,齐齐哈尔市使用的外研社教材上并无上述字样。记者对此向黑龙江省教育厅基教二处相关负责人了解情况时获悉,齐齐哈尔市2004年就选用了外研社教材,而教育部《书目》2005年才颁布,该教材并未列入《书目》。而齐齐哈尔市现任教育局长在外研社教材使用后才上任,对当地新华书店发给学校的教材版本并不清楚,直到今年初才发现版本不同的问题。

个别老师自发收集广大老师的反馈意见:如本学期用仁爱版教材,教辅该怎么办?如本学期用人教版教材,下学期是否还免费供应人教版教材?既然省教育厅同意清远市更改教材,为何又要多供应另一套教材?

  记者就此向教育部了解情况,得知齐齐哈尔市教育局今年7月在给教育部基教二司的回函中称,陈琳主编的外研社版教材有两套,一套是初中起点版(未入教育部《书目》),一套是一条龙衔接版(入教育部《书目》)。

记者调查发现,清远田炳家中学的情况并非孤例,河源的初一学生也面临人手两本教材的尴尬。

  该函称:“教研员和教师们对教学用书目录的情况也没有进行深入了解;加上担任市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材选用委员会的主要领导和人员发生变化,因此我局对……情况不十分了解,不知是如何变化的。”而上述教育部人士8月11日对记者表示:“这是明显的偷梁换柱行为,教育部肯定要严肃处理。”

爆出此事的网帖称:“重复发放的仁爱版《初中英语》课本有10余万本,每本定价9.86元,国家财政资金至少要浪费100多万元。学生有两本教材,看起来,学生得益了,其实未必。孩子们小,不知道怎么选择,他们选择得很辛苦。”网帖作者称,这几天给学生们上课用的还是人教版,学校和教育部门没有下发文件明确指定使用哪个版本。

  

9月10日,记者登录清远市教育局官网,搜索发现“2014秋季中小学教材选用情况”的相关链接已无法打开。

  教材选用行政干预色彩浓

原因探究

  记者在黑河市采访时了解到,近十位英语教师和市教研员见证了一场被认为“不可思议”的教材选用会议———黑河市教育局4月27日召开的“2011年秋季(英语)教材选定会”。

教材更换程序不当 书店按要求接收原教材

  据介绍,教师代表是当天被临时通知开会的,多个中学的英语教研组长证实,他们会前“没来得及跟老师们征询意见”。与会的黑河二中英语教师林存玲也表示,这次更换为人教版教材,教育局没到基层调研过。

2007年,广东省教育厅核定北京市仁爱教育研究所编写的英语教材作为江门市、肇庆市、清远市、揭阳市、云浮市和河源市等6个城市的指定教材。据了解,北京市仁爱教育研究所(以下简称“仁爱所”)是一家教育部批准的拥有中小学教材编写资格的民营教育研究机构,已经编写了通过教育部审查的英语、化学、地理等3科教材。

  黑河市教研院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中层干部转述了一些与会者的见闻:“担任教材选用委员会副主任的一位副局长主持会议并首先发言。他说‘要换成人教社版的,上面有这个意思’,随后没让与会者讨论三本参选教材的优缺点,不让提其他教材。”该人士补充道:“会后至今没有唱票和公布票数”。与会的黑河二中林存玲指出,教育局领导当时说,开会是为了“走个程序”。

今年7月3日,清远市教育局贴出“2014秋季中小学教材选用情况”公示,包括初中物理、初中化学、小学英语、初中英语、高中英语5个被调整学段,每一学段共9名评委,全部替换为人教版教材,除高中英语外,各学段参会人员全票通过。

  教育部文件曾指出,地(市)教育行政部门应成立教材选用委员会,负责教材选用工作。“教材选用是一项业务性很强的工作,任何部门、单位和个人均不得干预教材选用工作”。

网帖称,清远、河源教育部门按照教育部相关规定走各种程序换了课本,将仁爱版换为人教版,并在8月底将人教社《英语》发到每个学生手中。

  多位黑河市教育工作者向记者证实,当时与会的黑河三中高级教师吕轶男曾向这位副局长建议改用别的教材。“他说了句,你提的意见我会考虑一下,然后宣布散会了。”

8月12日,仁爱所向教育部举报,广东省河源市、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等6市州教育局不成立“教材选用委员会”,擅自更换教材。

  吕轶男向记者表示,黑河市的初中已从四年制改为三年制,按目前黑河师生的英语水平,使用人教版教材太赶了,“恐怕以后英语教学不是好生、差生两极分化,而是市区、城乡结合部和农村多极分化了”。

教育部分别于8月19日、28日给广东省教育厅下发教基二司函[2014]143号、教基二司函[2014]145号的函件,要求河源、清远两市纠正违规更换初中英语教材行为。

  记者从黑龙江省教育厅基教二处了解到,黑河市教育局今年7月向省厅汇报称,原教材改为人教版教材有三个原因:一是初中教材改为人教版后,有助于与小学教材衔接;二是黑龙江省使用原教材仅黑河市一地,中考命题时感到很
困难;三是原教材出版社曾在教材发行中出现事故,录音带迟了近一个学期才发给学生。黑河市教育局解释称,“初中与小学教材衔接”的说法,出自前任教育局长之口,该领导现已调至市教育学院,所以没有任何书面的会议记录。

根据教育部的这两份函件,广东省教育厅曾分别向教育部提供相关核实情况:清远市政府2013年6月21日召开会议议定,请市教育局抓紧研究与广州市教材一体化的问题,从今年秋季开学起,以清城区为试点,实现与广州市教材的一体化,其他县(市、区)与广州教材一体化工作,在总结清城区试点情况后再行确定。

  上述省厅基教二处相关负责人说,“黑河市赶在教材征订阶段的节骨眼上换教材,按教育部规定,各地市中途换教材需要省教育厅审批通过,但我们出于谨慎并没有批。”他表示,9月份新学期开学黑河市直接在全市使用人教版教材,“这肯定是不合适的”。

河源市教育局党组会决定2014年对本市初中英语教材进行重新评审,未经该市教材选用委员会进行评选,另行聘请异地教师为该市学校评选教材。而根据规定,教材选用委员会应由骨干教师、校长、学生家长[微博]代表及教育行政、教研人员组成。教材选用委员会的成员要具有高级教师职务,在本地区有一定知名度,能秉公办事,且与教材编写、发行无任何关联。

  记者在绥化市采访时了解到,去年3月22日,黑龙江省出版集团董事长向时任绥化市委主要领导致函,希望关注一下绥化市人教版教材的选用工作,积极支持绥化市教育部门能够在新学年起选用人教版教材。绥化市政府部门多位官员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证实,时任绥化市委主要领导将对该函的批示转给绥化市教育局长,请其对此问题进行研究并予支持。该批示同时下发绥化市下辖各市县教育局。

接到教育部函文后,8月31日,广东省教育厅办公室发出《关于配合清远市和河源市纠正更换教材工作的函》,要求全力支持和配合两地市做好更换教材的纠正工作,省新华书店按要求暂时接收仁爱版《初中英语》105936册教材。9月2日,省新华书店将仁爱版英语教材发给两市各县(区)的新华书店。

  绥化市教育局一位参与教材选用工作的官员表示,市教育局最初发文时建议使用的是“仁爱教育研究所或人民教育出版社”的教材,让绥化市下辖的区、县、市自己选。

目前,由于省教育厅的函件没有明确教材应更换成何种版本,两市教育部门不能指定学校教材的选用。12日晚,省教育厅相关部门回复羊城晚报,省教育厅将按照教育部的要求处理两地英语教材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