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们是在按学区入学新政以及学区间办学质量不均衡情况下,浙江降低择校率的做法

  今年起,浙江将全面推行义务教育中小学“阳光招生”。浙江省教育厅负责人表示,浙江公办中小学择校率坚决要降到5%以下,多余学额通过摇号确定招生名单;录取学生信息要在网上公布。同时重拳治理择校乱收费,坚决落实公办中小学择校与收费完全脱钩的规定,“这意味着择校费今后将在浙江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中国青年报2月8日)。 

熊丙奇

  应该说,浙江降低择校率的做法,是比较靠谱的。因为既然无法杜绝择校,就不如承认择校在一定程度上的存在。浙江的基本做法是“公办不择校、择校到民办”。然而这一做法,却遭到浙江本地家长和网友的质疑。具体包括:择校率下降固然好,但只要校际差异存在,就可能有其他形式的择校,比如购买学区房,这给家庭带来的压力更大;摇号能真正做到透明吗?公布学生的信息,会不会带来信息安全问题? 

政府部门治理择校热的逻辑是,用禁令限制学校招生和学生择校,以此“倒逼”义务教育均衡;而家长们的现实逻辑是,学区和学区之间、学校与学校之间如果办学质量存在差异,就要想方设法让孩子进更好的学区、更好的学校。也就是说,如果学区教育质量不均衡,那么,实行按学区入学后,必然从以前择校转为择学区,学位房也就转变为学区房。因此,治理择校热,符合常识的逻辑是,应该首先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缩小学区间差异,当学区、学校办学质量均衡,家长也就自愿选择就近入学。

  对于家长和网友的质疑,需要理性看待。笔者认为,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是长期性的任务,政府部门只有努力增大教育投入、转变教育资源配置模式,缩小区域、城乡和校际差异,才能铲除“择校热”存在的基础。 

新年过后,广州教育部门陆续释放出“学区化”的消息,令到节后的学位房市场再起波澜!虽然教育部门表示小学入学方面,暂时还是按照地段来对口入学,但是学区化的预期已经令不少家长心忧,从节后开始就四处出动看房,令越秀区等热门区域的学位房看楼客和成交价都有所升温。

  家长担心信息公开会带来安全问题,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不公开信息,又怎样让社会监督呢?解决这一问题,需要建立政府、学校和家长的协商机制。从浙江的做法看,目前缺少这一过程。 

这种景象,是在预料之中的。也许教育部门官员会站出来指责家长,这是不理性的行为,使政府推进的按学区入学政策,受到干扰。但其实,家长们是在按学区入学新政以及学区间办学质量不均衡情况下,做出的他们认为理性的选择。某种程度说,学区房价格,是衡量一地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重要指标——价格越高,义务教育均衡程度越低。

  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和规范择校,在治理择校热中缺一不可,如果不推进均衡,缩小差异,规范择校就没有基础。如果纵容“权力择校”、“金钱择校”乱象,则败坏教育风气、增加学生负担,且保护择校利益链。在家长、社会公众参与的教育决策中,如果能明确政府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责任,确定义务教育均衡的任务和时间节点,让各学校的办学质量差距明显缩小,同时,在这一过程中,用家长信任的方式,实施小比例的择校,这就将缓解择校热,将择校纳入理性轨道。

2014年年初,教育部发布了《教育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重点大城市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工作的通知》。该《通知》要求,到2015年,19个大城市所有县实行划片就近入学政策,100%的小学划片就近入学;到2017年,95%以上的初中实现划片入学。因此,广州推行按学区划片就近入学,是执行国家政策的大势所趋。

分享到:

从各地已经实行的按学区就近入学情况看,这一措施,降低了择校率,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19个重点大城市公办小学就近入学比例达到了97.9%,可是,这并不能充分说明义务教育资源就均衡了。一方面,按大学区划片入学,只要学区就近,那么,就近入学率显然会大幅提升——这纯属技术层面的操作;另一方面,在划大学区入学之后,家长为让孩子进更好的学校,而购买学区房——这也是就近入学,实质却是购房城内“移户”入学。在北京,去年有媒体报道学区房价格高到离谱:“一间16平方米的平房,叫价竟达到了450万元。”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针对学区房价格飙升,政府部门又想出治理的招数。据报道,北京准备限制新购学区房家庭的孩子就近入学;上海规定同一门牌号的住户,5年内只能有一个学生入学;深圳则计划实行积分入学,明确将入学与家庭户籍类型、住房性质、入户时间、居住年限、社保年限或纳税年限、计划生育情况等挂钩起来。可是,这些招数都招来质疑:凭什么买了房,不让学生就近入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