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其实就进入了两个与教育有关的系统,我们应该给孩子一个公平的教育机会

  本报记者 杨光

  继保险、房地产之后,教育培训类广告已成为手机用户最常收到的又一类垃圾短信。课外辅导与培训机构的火爆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教育是国家发展大计,我们应该给孩子一个公平的教育机会,卸去家长和学生厚重的枷锁,给民族一个未来。”市人大代表费日晨针对中小学生课业负担问题,提出了几点建议。

  课外辅导的火爆,从早几年的北京等大城市,到二线城市,现在已经扩展到县级城市。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如今在很多县城,孩子们也上起了一对一辅导班。

  近年来,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越来越重,课外辅导班遍地开花,在校教师参与课外辅导屡禁不止,这到底是教育者的问题还是社会问题?费日晨表示,我市各初中为争夺生源,暗地进行“小升初”考试,再保证免费入学,甚至按月发放奖学金。家长受利益驱动、重点校驱动,迫使孩子在小学就背上了沉重的枷锁,没有假期,没有休息日,为重点校的免费资格拼搏。无序的课外辅导正在扭曲中国教育。费日晨建议政府相关部门,严厉打击“小升初”的各种考试,制止为争夺生源而采取的各种奖励措施;保证9年制义务教育的公平性,确保初中不收费原则;增加高中招生免费生源的额度,把教育机会还给孩子,而不是还给收费标准。我市作为教育发达城市,应率先在全国实行高中义务教育,取消各类收费,让孩子在享有良好教育资源的同时,卸去沉重的费用负担。同时,各重点学校每班不允许超过56人,确保教师能教育管理到每名学生。从班级建制上,保障孩子在校内得到老师辅导;规范管理各种课外辅导班,不具备教学条件和教学资格的辅导班一律停办,不允许在职教师参与一切课外辅导活动。

  课外辅导与培训机构不归属于教育部门管辖,但其涉猎的范围却是教育,其产品的主要对象是中小学生。这就形成了这样一个局面:一旦一名中小学生参与课外辅导,他其实就进入了两个与教育有关的系统,一个是学校,一个是课外辅导机构,如果两个系统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倒还好办,怕就怕两个系统各念各的“教育经”,学生在其中无所适从。而依目前形势看,恰恰是可怕的后一种——很多课外辅导机构念的完全是另外一套“教育经”。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考什么就学什么”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当前,我国主流教育理念是改变应试教育的格局,实施素质教育,并由此展开了深化课程教材、教学方式和考试评价制度的改革,以期改变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创新能力和创造能力不足的现状。

  然而,眼下课外辅导机构却仍是以“应试”为旗帜:“考什么就学什么!独家秘笈、独家试题、百状元推荐工具,一线名师课程体验!20%时间提高80%成绩……”“本着提分才是硬道理的教学理念,切身实际为每个学子排忧解难……”这是两条被频繁发送到手机上的短信中,“考什么就学什么”异常刺眼。

  “现在的课外辅导机构就是瞄准了家长希望孩子考高分的心理,去年一个寒假,我为孩子补习花了一万多元钱,其实也没什么效果。”一位家长告诉记者。

  效果不好,却又不得不继续上课外辅导班,成为中小学生的生活常态。小罗今年上初一,回想小学四、五、六年级时,他每周要上3个数学辅导班,两个英语辅导班,周末两天,只能休息一个下午,平常上学的日子,也是放学后匆匆吃个快餐,就赶往课外班的课堂,往往晚上9点才能回家。他说,班里40个同学,有30多个都是这样“学习”。

  小罗所说的“学习”,其实也根本不成系统。这几周学习是为了“走进美妙数学花园”杯,另几周是为了“希望杯”数学竞赛,还有一些培训机构自己办的据说含金量很高的比赛,林林总总,真是“考什么就学什么”。

  这样的“应试”经,无处不在、无孔不入。以小学六年级和初中一年级学生为例,12月底到次年3月,培训机构推出“名校签约考试”;3月到5月是“名校特长生考试”;5月到7月是“初中分班考试”;8月到10月是“准备期中考试”;11月到12月是“冲刺期末考试”;好不容易熬到了寒假,1月到2月,“期末考试查漏补缺,为新学期取得好成绩冲刺”。

  而这只是小升初学生,至于中考、高考学生,“应试经”就念得更邪乎了。

  “提前学习”惹的祸

  近年来,新课程改革也适当地调整了教材难度,注重引导和培养学生独立思考、实践创新能力,但是中小学生学习的难度却始终降不下来,始作俑者则是“提前学习”。

  幼儿园学习小学一二年级课程,小学低年级学习高年级课程,小学高年级学习初中课程或是更高的课程。学生小罗的妈妈告诉记者:“小升初时,我想找几套中考英语题给孩子练习一下,一位也是六年级学生的家长对我说,你们才练到中考级别呀,我女儿高考题都做了好几套了。”

  当然,“提前学习”肯定是不允许在学校里搞的,目前除了个别中学少儿班的超常教育外,绝大多数学生的学习内容必须符合国家教育部门的规定,也正是这些规定保证了孩子们能够按照教育规律接受教育。

  但是,望子成龙的家长们的强烈愿望,却让课外辅导机构找到了盈利点,催生出愈加“疯狂”的“提前学习”。与此同时,“提前学习”使更多之前无此意识的家长以“不参加就会吃亏”的心理参与其中,使雪球越滚越大,在集体无意识中,凭空为孩子增加出更多的学习负担。

  课外辅导机构和家长共同念出的这一出“提前学习经”,真是苦了孩子,也苦了教育。

  苦了学生。“一二年级大学生普遍处在极度的倦怠之中,这本是一生中最具创造力的年龄,却看着他们这样度过,真是心痛!”在大学里采访,听到教授发此议论,已不是一回两回。提前学习、过度学习,让孩子们没有了学习的兴趣和探究的激情,拔苗助长,损害的不只是个人的利益,更是国家的前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