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新教育研究院、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等多家机构举办,置之死地而后生

  自2001年起,国家在中小学推行新课程改革已经十年。伴随贯彻落实国家《教育中长期规划纲要》,中国教育正处在一个新的改革活跃期,以促进教育公平和提高教育质量为主,追求好的教育、理想的教育。借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联合新教育研究院、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等多家机构举办“新课堂、新教育”高峰论坛,聚集教育一线的课改精英和海内外知名教育专家,共同探讨交流课改经验,以期以民间视角探讨基础教育教学改革,推动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的提升。论坛已经圆满结束,以下为论坛实录。

  十年课改:改得怎样?

  田慧生:与会各位代表、各位老师非常高兴有机会点评杜郎口中学经验,04年底杜郎口经验刚刚引起人们关注的时候,我曾经深入这个学校听了多节课,当时进到课堂给我第一印象,杜郎口课堂是多年来在国内中小学教室没有见到。当时进到课堂感觉进到乱哄哄的集市,课堂三面墙都放了黑板,进去看不到老师、看不到讲台,初中学生个子比较高,老师个子比较矮,找不到老师。看完以后形成表面印象,然后跟崔校长、老师座谈,听他们介绍情况。后来我明白了,我觉得杜郎口课堂教学改革,如果说今天大家认可它,它成功在于做到关键一点,在课堂上真正相信学生、尊重学生,通过他们自己改革一整套模式,把学习权利、学习空间、学习欢乐还给学生,让学生真正在课堂能够自主学习、成为学习主人。这个也是这么多年课改追求核心的价值目标。可能一开始推进改革的时候并不清楚自己做什么,崔校长刚才讲的很朴实,充满感情,但是我相信从他们一开始起步的时候,推进这项改革并没有意识做什么事情,没有想到这样改革成为我们课堂教学改革的一面旗帜,能够引起四十多万人到学校参观考察,给我们带来那么多启发、思考。

  课改,难道真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这项改革可以说在不自觉状况下,在学校陷入绝境。崔校长刚才讲很多具体的事例,改革起源就是因为学校当时课堂教学效率质量低下,教师整体状况、水平的比较低下,因为教师讲的不如学生、或者学生会教师讲错了,从时间入手,后来形成10+3/5模式。追求把学习地位还给学生,让学生做真正的课堂主人,这一点值得大家学习,至于这样模式结合各个学校情况继续探索。祝愿杜郎口中学在教改方面走的更远、更好。谢谢!

  杜郎口中学,新绛中学。

分享到:

  一个在山东,一个在山西;一个是薄弱学校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有被撤掉的危险,一个是曾经的百年老校遭遇办学危机——教师被挖走,生源质量、教学质量明显下降。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进行课堂改革,彻底改变教学模式是两所学校的共同选择。

  现在,他们在课改中声名远扬。

  有人说杜郎口中学,“没了讲台,课堂乱了,学生反了,墙壁四周都是黑板了”。有人称新绛中学,“每天只上半天课,下午全是自习”。

  无论是讥笑还是凝练,形式尽管各异,但“神”却是相似的——让学生动起来,让课堂活起来,师生互动,共同发展。学生拥有他的表达权、话语权、选择权……

  “预习、展示、反馈”是杜郎口中学课堂教学的三环:即先让学生预习,然后把学习成果展示出来,最后围绕问题组织反馈。

  “自主课”和“展示课”则是新绛中学对传统课堂进行的流程再造,也就是半天上课,半天自习,但“学案”贯穿始终,学案编写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将学习目标问题化。

  这正是以“自主、探究、合作”为主要目标的新课程改革所传达的:开放、解放换来释放、民主,自主换来了做主。

  “教改等于成绩下降的怪圈”在这两所学校被打破:中考率、高考升学率不降反升。

  两所学校的变革告诉我们:只有发自内心的教育改革,才会有真正的生命力。

  不论是自下而上、还是自上而下,课改在逐渐延展,课改被人们接受:已有100万师生参与的由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发起的新教育实验,北京师范大学何克抗教授在宁夏、甘肃、新疆、安徽、云南十个农村县区超过100所县区学校推广的“跨越式试验”,华东师范大学熊川武教授发起的“自然分材教学”实验,青海吉美坚赞进行的民族教育改革……

  但任何教育改革都不是轻而易举、一蹴而就的。

  一位来到杜郎口中学参观的老师曾说过这样的话:“我到杜郎口中学,就好像在百花丛中采摘了一朵非常鲜艳美丽的花。结果我发现这朵花在我的花瓶中很快枯萎了。原因在哪里?因为我仅仅是采摘了一个枝条而已,没有把根移植过来。”

  在现实中,课改却往往是反反复复,样子学是学了,却没有效果。折腾来,折腾去,老师、学生早已是身心疲惫,课堂反成了痛苦、受罪。

  其实,回过头来看看我们的基点在哪里?中央教科所研究员储朝晖用“四重门”来阐述:事实上我们现在的课堂之所以是这样的课堂,相当于多重门起了阻碍作用,第一道门就是学生能不能做学习的主人,接下来教师能不能做教学的主人,后面一道门是校长能不能做学校的管理主人,最后一道门是师生能不能做评价的主人。四道门同时起作用,只要冲破四道门,每个老师就知道怎样教、每个学生就知道怎样学。

  课改,期待的是什么

  “课堂教学改革核心价值观到底是什么?”这曾是杜郎口中学校长崔其升一直追寻的一个问题。

  “是尊重。”他解释,这个尊重不是表层意义上的,是真正打动心灵。他能够走出来站在讲台上,把自己对问题的总结、解析、解读,把他的思路、才智演示出来、讲解出来让大家欣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