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绛中学,我首先代表21世纪教育研究院

  自2001年起,国家在中小学推行新课程改革已经十年。伴随贯彻落实国家《教育中长期规划纲要》,中国教育正处在一个新的改革活跃期,以促进教育公平和提高教育质量为主,追求好的教育、理想的教育。借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联合新教育研究院、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等多家机构举办“新课堂、新教育”高峰论坛,聚集教育一线的课改精英和海内外知名教育专家,共同探讨交流课改经验,以期以民间视角探讨基础教育教学改革,推动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的提升。论坛已经圆满结束,以下为论坛实录。

  十年课改:改得怎样?

  杨东平(微博):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来自全国各地第一线的校长、教师大家上午好!在金秋十月的北京,全国各地的教改精英聚集一堂,我首先代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等机构对大家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课改,难道真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正如刚才视频看到,任何一场真正教育改革的成效最终体现课堂和教学上,教育改革学生在课堂,已经走过十年新课程改革,需要总结和回顾、需要评价和反思、需要传播和推广成功的经验,需要在十年基础上继续深化和前行。十年新课改已经取得积极成效,新课改合作自主、探究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94%教师认同新课改理念,93%教师认为新课改在所在学校得到积极开展,32%的教师认为有很大或者较大的改变,启发式教学比例明显提升,学生主体作用受到重视和体现。

  杜郎口中学,新绛中学。

  与此同时形成鲜明对比,教师对新课改成效评价没有那么高,只有四分之一教师对成效表示满意,有47%的教师认为新课改之后学生课业负担反而加重,评价和考试没有改变、教育资源不足、教师培训跟不上等认为新课改实施过程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个在山东,一个在山西;一个是薄弱学校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有被撤掉的危险,一个是曾经的百年老校遭遇办学危机——教师被挖走,生源质量、教学质量明显下降。

  基础教育整体面貌远远没有达到理想状态,公众对教育改革强烈企盼和信心不足并存,我们来到这里因为我们有梦想。前几天两岸隆重纪年辛亥革命100年,我们都是梦想家,追思100年怀有梦想,追求中国进步的年轻人。有梦想才有改变,我们继续做新课堂新教育之梦。我们来到这里因为我们有行动,对教育能改变吗?这样的疑问没有标准答案,但是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我们选择是行动、是建设,我们相信教育是一门科学有内在的动力,我们认为教育难点都是有解,可以解决的。

  进行课堂改革,彻底改变教学模式是两所学校的共同选择。

  我们推崇行动、勇于实践、努力变革,今天作为行动者力所能及的改变,比作为批判家重要的多,相信这样整体性教育变革必定是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相互作用的过程,正是公民社会建设的本意。乔布斯给我们留下这样名言,“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难道有其他原因吗?”我们来到这里,因为我们有榜样,总有一些地方、一些学校做出不同凡响的业绩,今天来到这里优秀教育家,有的是在基层学校教改第一线的改革者、有教育学者。

  现在,他们在课改中声名远扬。

  今天来到我们现场大多精英学校名校、名师,他们带来更具有草根性、民间性自主改革的探索,他们给我们带来不仅各自课改经验和模式,首先不甘平庸,勇于实现的精神。是当前教育改革最稀缺和最珍贵的资源,他们为我们树立卓越的榜样,也体现深化改革当中,走向教育家办学的重要方向。

  有人说杜郎口中学,“没了讲台,课堂乱了,学生反了,墙壁四周都是黑板了”。有人称新绛中学,“每天只上半天课,下午全是自习”。

  迄今为止各种改革探索仍然实践之中,远非完美,人们对各种不同模式都有批评和质疑,我们需要通过交流和讨论凝聚共识,提升和超越。需要从课程改革走向素质教育,从教育方法的变革走向真正变革,中国希望在教育,教育希望在改革,我们有理想、有实践、有榜样、有经验,因此有继续前行的信心和力量。预祝各位未来改革取得新的成绩,谢谢大家!

  无论是讥笑还是凝练,形式尽管各异,但“神”却是相似的——让学生动起来,让课堂活起来,师生互动,共同发展。学生拥有他的表达权、话语权、选择权……

分享到:

  “预习、展示、反馈”是杜郎口中学课堂教学的三环:即先让学生预习,然后把学习成果展示出来,最后围绕问题组织反馈。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自主课”和“展示课”则是新绛中学对传统课堂进行的流程再造,也就是半天上课,半天自习,但“学案”贯穿始终,学案编写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将学习目标问题化。

  这正是以“自主、探究、合作”为主要目标的新课程改革所传达的:开放、解放换来释放、民主,自主换来了做主。

  “教改等于成绩下降的怪圈”在这两所学校被打破:中考率、高考升学率不降反升。

  两所学校的变革告诉我们:只有发自内心的教育改革,才会有真正的生命力。

  不论是自下而上、还是自上而下,课改在逐渐延展,课改被人们接受:已有100万师生参与的由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发起的新教育实验,北京师范大学何克抗教授在宁夏、甘肃、新疆、安徽、云南十个农村县区超过100所县区学校推广的“跨越式试验”,华东师范大学熊川武教授发起的“自然分材教学”实验,青海吉美坚赞进行的民族教育改革……

  但任何教育改革都不是轻而易举、一蹴而就的。

  一位来到杜郎口中学参观的老师曾说过这样的话:“我到杜郎口中学,就好像在百花丛中采摘了一朵非常鲜艳美丽的花。结果我发现这朵花在我的花瓶中很快枯萎了。原因在哪里?因为我仅仅是采摘了一个枝条而已,没有把根移植过来。”

  在现实中,课改却往往是反反复复,样子学是学了,却没有效果。折腾来,折腾去,老师、学生早已是身心疲惫,课堂反成了痛苦、受罪。

  其实,回过头来看看我们的基点在哪里?中央教科所研究员储朝晖用“四重门”来阐述:事实上我们现在的课堂之所以是这样的课堂,相当于多重门起了阻碍作用,第一道门就是学生能不能做学习的主人,接下来教师能不能做教学的主人,后面一道门是校长能不能做学校的管理主人,最后一道门是师生能不能做评价的主人。四道门同时起作用,只要冲破四道门,每个老师就知道怎样教、每个学生就知道怎样学。

  课改,期待的是什么

  “课堂教学改革核心价值观到底是什么?”这曾是杜郎口中学校长崔其升一直追寻的一个问题。

  “是尊重。”他解释,这个尊重不是表层意义上的,是真正打动心灵。他能够走出来站在讲台上,把自己对问题的总结、解析、解读,把他的思路、才智演示出来、讲解出来让大家欣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