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全国共查处各级各类学校乱收费问题涉及金额5亿多元,该部分账外资金

  一小学账外资金超亿元,几乎全来自学生缴纳的赞助费

教育部近日透露,2011年全国共查处各级各类学校乱收费问题涉及金额5亿多元,3696人受到党政纪处分和其他处理。教育部表示,将严处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教辅材料散滥等,承诺5年内控制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学校乱收费问题,一直为社会所诟病。目前,这一问题不仅导致了入学难,而且还滋生出教育系统腐败。

  2008年8月,北京市某小学部分原校领导和财务人员因涉嫌职务犯罪受审的消息一度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

进入六七月份,各地的幼升小、小升初、中考(微博)都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为了让孩子上个好学校,许多家长(微博)使出浑身解数托关系找路子四处奔波。这也为一些学校乱收费寻租提供了可乘之机。

  庭审现场,公诉机关根据审计机关提供的材料证实,据不完全统计,该校的账外资金数额超亿元。被告人之一也证实了上述内容。另据媒体报道,该部分账外资金,几乎全部来自“片外”学生入学缴纳的赞助费。

实际上,从上世纪80年代中叶至今,治理教育乱收费始终是党中央、国务院在教育领域主抓的重点工作之一。从将禁止教育乱收费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明确义务教育学校的收费标准,到关注部分农村义务教育学校的乱收费,并将农村学校的乱收费以法规的形式纳入了治理轨道,再到建立收费的听证制度、公示制度、责任追究制度等规章制度,举措不可谓不多、力度不可谓不大。但教育乱收费现象依然屡禁不止。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袁春华和同事调查发现,辖区内中小学设“小金库”的现象比较普遍,这为少数人谋取个人利益或小团体利益提供了有利条件。“近年来,一些学校通过收取择校费、计划外招生、经营学生食堂、房屋租赁等积累了大量的资金。这对促进学校基本建设和改善教职工的工作、生活条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违纪违规使用这部分资金的现象也较为严重。”袁春华说。

“学校乱收费,已经从当初的单纯收费行为演变为滋生教育腐败,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不少中小学校长因此落马。”河南省新密市人民检察院曾办理过多起教育系统职务犯罪案件,负责办理此类案件的检察官王玲玲说,“教育系统的职务犯罪主要发生在中小学校长及主管领导身上,主要手段就是乱收费设立小金库进行贪污挥霍。”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经过调查也发现,辖区内中小学的“账外账”或“小金库”现象突出。部分学校将收取的共建费用、赞助款私自截留,存入单独设立的银行账户,用于学校的各项额外开支,比如发放奖金等福利。

乱收费

  “招生这块儿的水,那可深了去了。”在被问及北京市中小学的招生工作时,北京某重点中学的一位知情人连连摇头。刚完成所在学校招生工作的上述知情人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中小学的招生工作远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简单。该知情人表示,在北京,“小升初”首先有一个推优的过程,选取一些学习好的孩子作为推优学生,并且将这些学生的名单张榜公布。推优学生会首先参与好学校的电脑派位,但是这不能保证这些孩子全部都能上好学校。而没有被电脑派出的学生,将跟随“大部队”进入第二轮派位。“这时候学校就有好有坏了。”他说。

方式隐蔽花样翻新金额巨大

  在该知情人看来,大部分学生参与的全区电脑派位,可以说是一个显示“后门”和关系的过程。“电脑派位本身没有什么文章可做,但是有门路的人在后期可以人为地调换学校。这是上面默认的,他们甚至会指使学校招收与教委有关系的学生。这些关系户给学校交的钱可能比其他‘后门生’要少,比如普通‘后门生’要交3万元,而上面指派下来的只要1.5万元。”他说。

“随着国家不断加大治理力度,在教育乱收费问题上,一些学校不再是明目张胆公开收取,而是采用一些更加隐蔽的方式,‘化整为零,分次收取’、‘避开锋芒、错时收取’、‘巧立名目,变相收取’成为一些学校规避国家规定政策的新手段。”新密市检察院反贪二科科长邵占军说。

  除电脑派位外,现在也有不少学生家长会选择走“特长生”这一途径,以期望凭此进入排名靠前的好学校。“我当然理解学生和家长的想法,但是这个过程的猫腻更大。因为所有的‘特长生’认定均由初中单方进行,然后送招办确定,基本上由学校报上去的就不会有异议。”

记者曾就学校收费问题随即采访了一些学生家长,一名家长告诉记者,在小学入学收费上,有些条件好、教育质量高的学校每年的择校费用高达5万元。若一次性收取,会遭到一些家长的抵触。所以,学校就按月分摊,一个月几千元,这样不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

  在西城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白春林看来,“特长生”这种招生方式存在弊端。“有些学生为了考到好学校,在小学或者幼儿园阶段,拼命学习特长专业,忽视基础知识的学习,形成了为特长而学习的‘追风’。同时,为选择好的学习环境和学校,家长不惜花费高昂学费培养自己的孩子,或者给有关招生负责人好处,来达到换取子女升入示范校的目的。”他说。

还有的家长告诉记者,每次开学时候,既是收费的集中时期,也是相关部门治理的重点时期,有些学校为了避开公众视线,规避管理,在开学时只收取那些规定可以收取的费用,而一些不合理的收费项目,则放在开学后收取。另外,有的学校改换门庭,开办补课班、特长班、兴趣班,乱发复习资料,收取赞助费、捐资助学费、共建费、校服费、电影费、取暖费等各种名目的费用,乱收费的名目之多、数量之大、范围之广,令人咋舌。

  2003年,教育部、国务院纠风办等7部门建立治理教育乱收费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并联合制定了《关于2003年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尽管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收费的问题并未被列入上述“实施意见”,但在当年8月教育部再次就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召开的视频会议上,时任教育部部长的周济在讲话中指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得招收择校生,不得以任何理由和名义向学生家长收取与招生挂钩的‘赞助费’、‘捐资助学费’、‘共建费’。”

对于这些形式多样的收费,邵占军认为,由于这些乱收收费形式隐蔽,花样繁多,而且很多学校在收费时,只收费不开票,学生在交费后得不到任何形式的凭证,查处起来困难重重,这也导致一些学校乱收费时间长、金额大,一些学校的小金库动辄上百万元,甚至更多。

  此后,教育部等部门在《关于2007年规范教育收费、进一步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中,第一次将“促进义务教育阶段均衡发展,积极探索解决城市‘择校’乱收费问题”列入“主要任务”。从2009年起,治理义务教育阶段与择校有关的乱收费问题连续3年被列为当年教育部等部门治理乱收费工作的“重要任务”。

小金库

  其中,2010年的“实施意见”指出:“严禁捐资助学与录取学生挂钩,严禁向学生收取与入学挂钩的任何费用。学校接受的不与入学挂钩的捐赠收入要全部纳入学校预算,统一管理。”

权力集中脱离监管贪腐严重

  2011年的“实施意见”除重申上述内容外,还要求“切实规范义务教育阶段招生和收费行为”,甚至专门指出,“严禁举办与招生入学挂钩的‘占坑班’(通过参加培训获得入学便利)”。

“学校‘小金库’形成后通常都由校领导掌握,虽然也进行一些账目管理,包括收入、支出记录,形式上看起来是公开的,但这种公开性仅对部分领导和‘小金库’管理人而言,实际仍处于监管的边缘。”郑州市人民检察院研究室主任魏颖华说,正是由于“小金库”的管理不够公开透明,因此很容易出现问题,成为腐败的温床。

  但在现实中,一到升学季,家长还是会想尽一切办法争取让自己的孩子进入好学校——而交“赞助费”的方式似乎并不会让家长们特别反感。

新密市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对近年来相关案件进行统计分析后发现,所有出现问题的学校都存在“小金库”或者“账外账”现象,一些学校将收取的择校费、赞助款等违规费用存入单独设立的银行账户里,名义上主要用于发放职工福利、对外投资、计划外支出等,但由于日常保管中的手续不健全,并且只有少数主管人员和经手人员知悉,具有较大的隐蔽性,很难被审计、纪检、司法机关发现。因此,“小金库”极易诱发贪污、挪用、私分等职务犯罪行为,成为部分人大(微博)肆敛财的渠道。

  “我也不想交赞助费。但是既然学校要求了,其他孩子也交,那我们也就交吧。”孩子正在上三年级的谢女士告诉记者,“我们这种关系还不错的只交3万元,听说有的孩子交的可远不止这些。”

此外,领导权力过大也是“小金库”难以管理的一大原因。“当前,大多数学校实行校长负责制,是一种金字塔式的管理模式,校长居于最高层,掌握着进人权、用人权、择校审批权、借读审批权等权力。权力绝对化,如果缺乏内部民主,缺乏监督,或者是职工不敢监督,那么不自律的领导搞‘小金库’,贪腐问题就很容易发生。”魏颖华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