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们生活在一个安定的、安全的这样相对的社会环境里面,老师教育孩子

  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觉察到了,首先父母要去分享自己小时候也受过相似的东西,甚至会夸大早年的遭遇,让孩子感觉到,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来讲,这些东西是必不可少的,因为要把它合理化。合理化不是说不去解决,解决可能要通过妈妈,或者是爸爸到学校去做一些努力工作,就是当一个孩子在人格方面缺少这种能力的时候,父母去补充这些功能。当我知道这个方式是对的,因为对别的孩子也是这样,不是因为别的孩子比较特殊,所以我希望帮助父母保障孩子,是请求老师来帮助,而不是去指责他。这一点中国的家长[微博]做得不好,总是把自己跟老师对立起来,把老师搞得好心没有好报,老师教育孩子,是为了家长着想,我要纠正他的坏毛病,但是他不知道孩子特点的时候,有些时候反倒适得其反,就帮了倒忙,好心办了坏事,让孩子反而失去了对群体连接的动力。孩子理由就是说,老师冤枉他了,骂了他了,或者惩罚他了,这个时候家长要学会,要跟老师坐在同一个板凳上,因为是为了孩子好,不要指责老师,而要请求老师帮忙,告诉老师孩子的特点,希望老师能够注意到这个特点。老师肯定愿意的,一般的老师都是善意的,就是我们必须假定人是善意的,这是一个前提。

  一代一代的孩子不一样,比如说从50年代出生的,60年代出生的,对社会的信任度是低的,早年颠沛流离的生活,包括饥渴,包括政治运动,我们的孩子生活在稳定的环境里面,从幼儿园、小学,老师一直传递正面知识,再加上他们没有什么忧愁,他们的父母是稳定的,所以他们生活在一个安定的、安全的这样相对的社会环境里面,所以他们自然会对人比较轻信,比较相信。这种信赖可能现在看来是会有一些麻烦,就是当中国社会还没有很好的法子确保他们有一个安全环境的时候,这肯定是一个弱点。但是想想这群人,保持了这样的善意、信赖和对他人的认同和欣赏,有一天他们的意识为主导的时候,整个社会的这种彼此的信赖和尊重,就自然地升高了。

  主持人殷智贤:否则对这个社会就绝望了。

  现在我们社会缺少的就是信任,我们无法去改变,哪怕我们整个社会整体富裕都很高了,人与人之间还是不信任,是因为我们早年生活在不信任的气氛里面。如果仅仅为了一个儿童容易被拐卖或者是欺骗,就去对整个儿童去进行一个教化的话,我想有些时候也是有一点得不偿失,我们要确保这个年代的孩子健康的、带有善意的、感恩的,或者是彼此有爱的成长的话,更多要从社会本身去做努力,而不要去改变或者加强孩子的管理上做努力,这样可能好一点。

  李子勋:如果我们假定老师都是瞧不起你孩子,瞧不起你家长,这个交流无法达成的。要相信老师是善意的,只是不了解孩子的特征,他做了普遍的事情,但是我的孩子受不了,我有责任,或者我应该知会他,告诉他,让他注意到,这样老师其实也会感激你,为什么老师不愿意自己伤害谁?因为我们家祖辈都是老师,就像我爸爸,有些时候他觉得会为了某一个孩子,一辈子都记住那件事,比如特定时候,考分的时候会照顾他,他就不会退学,但是当时心硬了一点,没有照顾他,结果那个孩子不得不退学,对于老师来说,终生都是一个遗憾,他觉得可以让这个孩子更好成长,但是他没有做。所以每个老师都基于一个善意的考虑,所以家长一定要跟老师有一个共性,只有这样老师真的保护孩子。如果学校有几个孩子,他去排斥你的孩子,老师要注意到去疏导,比如说对班干部,让班干部去陪伴他,跟他建立一个圈子,把他带出来,这样就有一个邀请,整个班级对他就有一个邀请。

  主持人殷智贤:这就涉及到,像今年因为发生过很多未成年人受伤害的事件,很多家长[微博]为此就很紧张,就是我们怎么教会孩子学会自我保护,比如说女生的家长就会说,我们怎么教会自己的女儿不会遭受性侵,全社会的家长都在教会孩子如何提防被拐卖等等,这一系列的教育,是作为保证这个孩子基本的人生安全而实施的教育。

  主持人殷智贤:我们也知道,目前中国,大家谈论比较多的是孩子可能他在医疗环境里面,幼儿园里面,就在他非常非常小的时候,他们有可能就是说,因为家长不可能是专业人士,那这些小孩儿基本上就算交给医生了,交给幼儿园阿姨了,在这个过程中,这个孩子不一定遇到真正受过非常完整训练的医生、护士、幼儿园老师,他也有可能会遭受一些伤害,比如说小孩儿打针的时候会被吓得哇哇大哭,但是护士不知道怎么样哄一个小小孩。网上我看到一个特别萌的照片,小孩儿满脸恐惧,躲在墙角,对面是一个穿白大褂的。面临这样环境,父母做哪些工作弥补?

  李子勋:这个是应该的。

  李子勋:有些时候父母也是无能为力的,我们国家对这种早教,比如说幼儿园,低年级的小学老师,比如三年级以下的小学老师,因为孩子越小,生命越小越脆弱,越容易受伤。

  主持人殷智贤:但是在实行教育过程中,不要破坏孩子已经建立起来的这种信任感。

  主持人殷智贤:那种恐惧特别容易发生。

  李子勋:对孩子做教育的时候关键是方式,男孩子,女孩子是一样的,妈妈告诉他,身体是你的权力,包括爸爸妈妈在家里面也要注意到,尤其对大一点的孩子,比如说4、5岁,5、6岁,或者是10岁的孩子,如果我想帮帮你,我要预先问你,爸爸可以抱抱你吗,妈妈可以吗?让她建立一种身体的边界,我的身体不是说爸爸碰我,就可以随便碰我的,她要让我说yes或者是no。第二,父母要告诉男孩儿和女孩儿,因为男孩子受到性侵也不少,不管西方社会还是中国社会,中国的比例也不见得比西方社会更高,我不知道,没有做过深刻调查,但是从我们了解西方专家来讲,他们国家的孩子也容易受到性侵,小时候。

  李子勋:中国说孩子是国家的未来,我们并没有在政策、经济、权益方面切实保障每个孩子正常的生活,但是我们真有这样一个体制,但是我经常在讲,要确保每一个孩子在健康良好环境中长大,这是社会责任,这个社会的责任就是说,我们不能允许一个孩子在贫困中,不管什么原因造成的贫困,一旦发生,社会要给予全部的保障,不是保障妈妈,而是保障孩子,因为保障孩子,必须要求妈妈生活在正常状态下,有房子,有经济来源保障,国家要真实地承担起这个对每个孩子都要保障,为什么呢?只要有一个孩子在贫困中和饥渴中长大的,就是未来社会的不安定因素,因为孩子取决于早年。

  那么要讲什么呢?衣服遮盖的地方,比如冬天只有手在里面,老师之间握手,和同学握手都是可以的,但是碰你手之外的东西,要碰你衣服里面的身体,那么孩子要和家长讲,和老师讲,要教她这个方法。但是不要说,如果他们碰你就是坏,如果一个人想碰你的身体,那就一定对你有不好的企图,这样教育可能影响孩子一种对人的信赖。但是如果说发生一些事情,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你回家都要告诉妈妈,在学校要告诉老师,或者当一个人邀请你去哪儿的时候,你一定要来告诉妈妈,得到妈妈同意,因为妈妈是有监护权,比如说你16岁以前,你去哪儿,至少要妈妈知道你在哪儿,到了一个地方给妈妈发一个短信,说明你平安。从小建立跟孩子互动的方式。但是破坏这个方式的就是,孩子跟妈妈和爸爸的关系,当一个父母跟孩子的关系不好的时候,就很难建立起这种交流。那么如果建立不起这种交流,孩子就很容易受到伤害,父母完全不知道,以至于这个伤害慢慢变成一个现实,比如说老师对孩子有一点企图,对孩子过于的亲密,比如说陪孩子吃东西,亲他,以后这个老师会多次做这些事的。终于有一天他安全了。如果是一个坏老师,这个阶段才会执行他的(性侵)行为。在这以前,如果妈妈打电话跟老师说女儿今天回来告诉我,她问我为什么老师会做这样的事,我作为家长想问你有什么事情吗?为什么你要把她带到你的家,或者是你的办公室?这样老师就终止了。因为当一个家长要觉察的时候,老师那个时候也没有犯罪,这种觉察和提示对老师其实也是保护。相对来讲,如果这个交流是通畅的,孩子跟爸爸妈妈的交流是通畅的,很多问题都不会发生。但是问题就是说,我们现在关键在于我们父母跟妻子的关系上面并没有达成那么的融洽。这个就比起我们在美国、加拿大看到的家庭不一样,他们跟父母是挚友式交谈的,父母从来不打断,也不从小去纠正他们的想法。父母总是知道他们的想法,就可以了,但是并不想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他们。这样他们从小就保护了一个很好的交流,这样才能达成。

  主持人殷智贤:对。

  主持人殷智贤:好的交流其实是对孩子非常重要的保护。

  李子勋:如果我们真想让中国走向和谐社会,从现在开始,就要对每个出生的孩子尽到切实的保障,就是不管什么原因,国家是无条件的,一定要让孩子生活在什么状态下,什么环境中。涉及到这一点,马上我们就要想到关于一个准入,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他早期的护理的护士、医生,包括他的幼儿园老师,早教的老师,还有就是我们谈到的小学第一年级的老师,这些老师必须要有准入制度,考量这些老师的人格、情绪、状态,包括他们的心理学方面受到的培训和教育方面的培训,尤其是方式方法。你看西方有很多书都是指导,妈妈或者是护士,或者是老师怎么跟孩子交谈,要做交谈训练就是说,语言是很重要的,因为孩子小时候是慢慢在语言环境里面长大的,是通过语言达成理解和交流,所以怎么说话,包括这些书在西方很多的。但是在中国没有看到对一些护士做真实的训练。比如说婴幼儿或者是儿科的护士,相对来讲穿着,比如说粉红色,但不是孩子喜欢的环境,一个儿科医院应该是花园式的,应该是一个,怎么说呢?医生护士不要穿白大褂,要有音乐、动物,当然这个不好消毒,但是最好在诊室外面是带有孩子喜欢的地方。像打针,无痛性的注射方式,孩子可以考虑的,就像现在取血,孩子不用扎针,激光笔一打,这样疼痛减少得多,医学上尽量考虑到孩子对疼痛的反应。

  李子勋:对啊,因为你要知道啊,你不知道你就没法保护了。

  主持人殷智贤:对。

  主持人殷智贤:这个时候我们就要谈到几个孩子现在面临的一些困难,我们都知道小孩儿长到大概7岁以后,对于伙伴关系就越来越重视,现在我们也知道,有些小朋友因为迫于小伙伴的这种团体的压力,他可能在这个团体里面会被欺负,被索取钱财,甚至有可能是被打,但是呢,他因为害怕被这个团体抛弃呢,不敢告诉父母。那父母有什么办法了解到孩子在这方面遭遇了困难和压力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