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该谁来办公立幼儿园,现在我们的企业几乎没有人办幼儿园了

  教育专家为“入托难”问题开方:建议大企业恢复厂办幼儿园

  行政单位要办幼儿园,倘若这类幼儿园只面向自己体系内的职工,那么,“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就很可能演变为“大力提高行政单位职工的福利”。

  起大早,排长队,这是如今在很多幼儿园在新生入学报名时很常见的现象。当前,学前教育已经成为了教育的短板,资源短缺、投入不足、师资队伍不健全、体制机制不完善、城乡区域发展不平衡等等问题,把部分孩子们挡在了幼儿园的大门外。“两会”在即,如何破解“入托难入托贵”的话题讨论再掀高潮。

  需要国务院总理主持召开常务会议专题研究“入托难”这个问题,可见“入托难”已难到了怎样的地步。 

  在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我建议》栏目的演播现场,教育专家们出谋划策,提出了自己的建议。长期从事青少年教育研究工作的宗春山建议,要解决现在“幼托难”的问题,应该鼓励企业办幼儿园。“在我们小的时候,上的幼儿园是单位的幼儿园,现在我们的企业几乎没有人办幼儿园了,所以鼓励一些大的企业来自办幼儿园。”

  “入托难”难在优质幼儿园少、门槛高,也难在择校热。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幼儿园园长和教师5年内全员培训,将新增教育经费向学前教育倾斜,严查乱收费等,无疑很有针对性。对那些为求入园名额想破脑袋的家长们来说,这当然是个好消息。 

  另外,宗春山还建议政府应鼓励更多社会力量加入到办幼儿园的队伍中来。他认为,应对民办幼儿园设定收费上限,这样既可以保证孩子们入园,也保证民办幼儿园有一定的经济的收入。

  但是,新的困惑亦随之而来,究竟该谁来办公立幼儿园,是不是谁都有资格办公立幼儿园? 

  资料:企业办幼儿园是我国计划经济的特殊产物。在特殊时期,企业是计划经济体制的基层组织,兼具社会管理职能,为解决职工子女托育问题,绝大多数企业都办起了托儿所或幼儿园。然而,社会在发展,在经历了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换的过程中,企业分离了原本承担的社会职能,企业办幼儿园已在当今社会中所剩无几。

  支持街道办幼儿园,这很好理解,使幼儿园社区化,方便孩子就近入学。但是,让“有条件的行政事业单位、企业办幼儿园”,是否就一定能够解决“入托难”?恐怕未必。从表面上来看,鼓励行政事业单位、企业办幼儿园,可以增加幼儿园的数量,让更多的孩子入托。但是,这很容易带来另外的问题——学前教育资源的不均衡。 

  《大家看法》两会特别节目将于3月2日至3月11日每晚19:55在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播出!敬请收看!

  从现有的这类幼儿园的发展状况来看,占有社会资源多、效益好的行政事业单位、企业,其幼儿园的硬件、软件条件相对就好一些。这类公立幼儿园往往只对内开放,照顾自己体系内的职工,要进这些幼儿园需要凭关系,没有关系的就要靠经济实力,否则这扇门是打不开的。但是,目前城市里面临“入托难”的,恰是缺乏关系、也缺乏经济实力的一群,倘若新建的幼儿园将这类人群排除在外,所谓解决“入托难”岂不成了一句空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