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生已经成为睡眠时间最少的人群,对学习状况满意的由59.7%递增为69.5%和77.7%

  新闻回放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近日发布的《中国少年儿童十年发展状况研究报告(1999—2010)》显示,我国中小学生睡眠时间持续减少,近八成睡眠不足。而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精神卫生中心的一份调查也显示,武汉中学生平均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五六个小时。专家表示,中小学生已经成为睡眠时间最少的人群。

摘要:
明天就是“六一”国际儿童节,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近日发布了《中国少年儿童十年发展状况研究报告(1999~2010)》,从自我接纳程度幸福观等多个方面描绘了当代中国少年儿童的形象。中国儿童身心发展状况令人忧图为陕西延安市,几名放学的孩子拖着书包回家。据“新华社”5月30日报道,本次调查的对象是广东、福建、山东、广西、吉林、湖南、安徽、河南、四川、贵州10个省(区)46个区县,涉及184所中小学的5000多名小学一年级至初中三年级的学生。这份研究报告是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对1999年、2005年和2010年三次调查结果进行对比之后发布的总报告。认识自我、悦纳自我是心理健康的重要标志。这份报告中的数据显示,从1999年至2010年,广大少年儿童对个人的相貌和体型满意的由1999年的76.8%递增为2005年的82.1%和2010年的84.3%;对健康状况满意的由80.5%递增为83.1%和86.8%;对性格满意的由71.3%递增为76.9%和81.3%;对学习状况满意的由59.7%递增为69.5%和77.7%。参与调查的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人员朱松指出,调查数据表明,多数少年儿童能够正确认识自我,对自我有较高的接纳度,且十年间程度持续提高。其中,少年儿童对学习状况满意程度提高幅度最大,增长了18个百分点,这与素质教育的大力推进不无关系,近年来,学生各方面的发展包括心理素质越来越受到教育者的重视,教育观念的革新和教学方式的转变,带给了学生学习的自信。《报告》显示,中国中小学生睡眠时间持续减少,近八成睡眠不足。参与调查的专家表示,没有充足的睡眠,就难以保证健康的成长。长期睡眠不足,将会造成免疫力低下,影响身心和智力发育,给孩子的未来幸福埋下隐患。在中国,有关学生健康和卫生的工作条例中明确规定,应保证小学生每天10小时,中学生每天9小时的睡眠时间。但2010年的调查显示,在学习日,中小学生平均睡眠7小时37分钟,比国家规定最低时间(9小时)低了1小时23分钟,比2005年减少了1小时22分钟,中小学生睡眠时间低于国家规定时间(9小时以上)的比例达78.1%,比2005年增加了32.4%;在周末,中小学生平均睡眠7小时49分钟,比国家规定最低时间(9小时)低了1小时11分钟,比2005年减少了1小时47分钟,中小学生睡眠时间低于国家规定时间(9小时以上)的比例达71.8%,比2005年增加了41.5%。参与调查的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人员邓希泉指出,调查结果表明,在学习日近八成的中小学生存在睡眠不足,在周末也有超70%的中小学生睡眠不足;不论学习日还是周末,中小学生每天平均睡眠时间不到8小时,低于2005年平均睡眠时间1个多小时。“学业负担过重、不良的学习习惯和择校导致的上学路远是造成中小学生睡眠不足的主要原因。”

  “布置作业不是按多少题目算,而是按页数算”

  刘子凯是武汉江岸区一所重点初中的初三学生。在同学们眼中,刘子凯很聪明,学得也很轻松,“是冲刺中考‘状元’的种子选手”。但刘子凯自己却不这么认为,“其实我每天学得也很累”。每天晚上7点放学,他7点半回到家,还来不及喘口气就得做五科的家庭作业。“每天只能睡5个小时。”刘子凯说,上初中以来,自己从未在晚上11点钟前睡过觉,学习到凌晨也是家常便饭。第二天早上6点,又要被闹钟叫醒去上学。与很多身边的同学一样,“郁闷”是刘子凯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一想到将来升入高中还要再熬3年,他称自己“快要崩溃了”。

  “一时想好好学习容易,但要3年都好好学习就难了。”师煦是华师一附中国际部的学生,入校时起点并不高的他,为实现考大学的目标,进入高中后主动与曾经痴迷的网游“绝交”,每天的生活除了上课就是自习、做作业。三角函数比较薄弱,就整理出错题、好题,天天向同学和老师请教;英语、语文不行,就集中攻坚,自己做了6本厚厚的习题集。

  孩子身体受累,家长疼在心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大多数家长痛心地表示,一升入中学,孩子就或被动或主动地成为了“学习机”,每天疲于做题、考试。“孩子太累了”,汉口一学生家长孙女士感慨,每天看到孩子辛苦的样子,心疼但又无可奈何。“我实在不理解,哪有这么留作业的?现在的老师留作业不是按多少题目算,而是按页数算,一留就是好多页!那么多科目,每科留几页,让孩子怎么做啊?”孙女士说。

  在校时间减少,睡眠时间却没增加

  对于中小学生睡眠不足的问题,在记者采访中,无论是校长、老师,还是家长,无一例外地认为这是“学生学习负担过重造成的”。

  “在目前‘一考定终身’的制度下,我们只能在孩子的睡眠与学习成绩之间‘做选择题’。”家长吴先生说,虽然教育部门一直都要求减负,但只要中考、高考(微博)制度不变,学校和家长就“一刻都不能放松”。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在教育部门的严厉督导下,武汉不少中小学采取了各种减负举措,学生在校时间也明显缩短。《中国少年儿童十年发展状况研究报告》数据也显示,2010年,小学生平均在校时间比国家规定的最高时间6小时超出10分钟,比2005年减少了1小时5分钟;初中生平均在校时间比国家规定最高时间8小时低29分钟,比2005年减少了2小时55分钟。这说明教育部门出台的减负举措已产生了明显成效。

  据武汉某初中的魏老师介绍,为了不给学生过重的负担,他们学校采取了协调各科作业量的办法,比如今天数学多留些作业,其他科目就少留点;明天再换语文多留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