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中小学教师都认为应该开展,面对性别教育中的敏感词汇时

  □晨报记者 陈杰 实习生 钱雪萍

本报讯(记者魏娜)北京首部小学生性教育校本课程试点教材《成长的脚步》面世后,日前引发全国关注,不少网友和家长质疑其尺度过大,堪称“赤裸裸”。武汉中小学生性教育教材和现状如何呢?

  “爸爸的什么和妈妈的什么结合,孕育出了小宝宝?”“女孩子的什么地方不能碰”……昨天,杨浦区部分小学老师在区教师进修学院集中培训性别教育课程。但即使都是从事心理辅导的老师,面对性别教育中的敏感词汇时,有些老师神情略显尴尬。从今年9月开学起,杨浦区的18个小学将试点推广性别教育课程。

记者昨日探访武汉部分中小学获悉,目前我市多数小学使用的教材为武汉市教科院2005年前编写的《卫生与保健》,从小学一年级至六年级共6册,内容各不相同。第五册和第六册中会涉及一些青春期生理卫生知识,但并未涉及性知识。

  老师对“敏感话题”也敏感

相关人士介绍,武汉的学校主要提倡从心理角度进行青春期教育和引导,让小学生了解男女生理构造、第二性征发育;总体上来说比较含蓄,从没有“捅破窗户纸”。

  昨天杨浦区“小学性别教育课程实践研究情报综述”活动主讲者,上海理工大学附属小学校长丁利民给教师们上培训课。一名女老师说话带着自信:“可以让孩子在课前收集资料,让他们对男女生理上的不同有所了解。”“请详细说明生理上的不同。”丁校长又开始追问。这名老师羞涩地用手比划着男女生殖器官,但始终没有直接用语言表达。

对于北京大尺度的“涉性”教材,武汉多所小学的校长认为,时机不成熟,不好把握尺度。目前我市要求义务段学校健康教育课每两周一节,但多以举办讲座或用校本课程的形式向学生传授相关知识。

  丁校长大声告诉老师们:“如果老师对涉及性的词汇都很敏感的话,这堂性教育课也将宣告失败。”

谈到性教育,不少中小学教师都认为应该开展,而且越早开展越好。至于如何开展、讲到什么程度,他们都认为是让人头疼的问题。不少教师面露忧虑:“过早传授性知识和避孕知识,会不会鼓励孩子过早尝试性行为?”

  老师百分百支持性别教育课

汉阳区西大街小学心理教师甘菁在给高年级学生讲心理课时,会主动介绍身体重要器官的功能、男女生青春期发育特点、生命的起源等知识。而对于性行为,甘菁却从不敢轻易“捅破窗户纸”。“什么都说破了,可能更容易出问题”。

  上理工附小副校长徐晶表示,对于授课方式和尺度,他们一直在探讨和完善。目前在上“神秘园”时,老师会让同学观看“男女从小到大身体变化”的音像资料,让大家直观地了解自己将要面临的青春期变化;老师还设计了许多游戏,比如“身体红绿灯”一课,让孩子们找出自己身上的隐私部位,别人不能随便触碰。“刚开始是有点羞于出口,但现在已经可以大大方方地讲课了。”该校性别教育课的毛剑玲老师说。

记者了解到,在中小学性教育方面,我市前几年曾有探索。为让学生更好地接受性别教育、了解青春期,2005年6月,武汉首个“青春期性教育基地”在江汉区天门墩中学挂牌。但仅过1年左右,这个牌子就被悄悄取了下来。该校校长毕欣介绍,当初的设想很好,但在实施中很难把握“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