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二步……前面不断传来小孩子的哭声,负责打针的护士阿姨

  潘政成
北碚区西南大学附小六年级

   

  小时候,经常到医院去打针,在我的记忆里,打针是可怕的,但一个可亲可敬的护士阿姨却改变了我的看法。

图片 1

  仍然还记得,那一次我被医生开了两针狂犬疫苗,我哆嗦着,不敢向前跨一步,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闻着消毒水味儿。我跟着妈妈,一步,二步……前面不断传来小孩子的哭声,我的心也跟着紧了起来。

   “我不要打针!我不要打针……”

  到了,我环顾四周,一位身穿粉红护士服的年轻阿姨戴着口罩,看不清面庞,但露出一双清秀的眼睛。几缕被汗水渗透的黑色秀发无力地粘在耳垂后。见此情景,我的紧张立刻减轻了一半。

   
 一声声嚷叫声听得我胆战心惊,输液区里人来人往,我低着头跟在妈妈后面,在妈妈再三催促下,才来到配药打针区,都怪自己的嘴不争气。偷吃了几颗花生米喉咙就发炎了。

  可好景不长,只见她双手拿着一根比大拇指还粗的白色针管,往一个小瓶子里挤出药水,再混合到大药瓶里,我的心又悬了起来。“打针吗?”她停下手中的活,两眼专注地盯着妈妈给她的药单,生怕有什么不对劲的。

     
 我慢慢地向前走去,抬起来头看见了一位身穿白衣大褂,头顶护士帽的护士阿姨。这是一位负责配药的护士,她的笑脸使我紧张的心情平静了许多。阿姨配药先要经过核实药单,确认无误之后,她拿来一些小瓶装药品,将药品拿了进去后,他开始配药了。只见她拿着大头针管,往大的输液瓶里抽出部分液体后,再把针管里这一部分液体加入小药瓶中,晃动一下小药瓶,将混合药液抽出,再加入大输液瓶中腰就配好了。

  “小妹妹,来吧!”“不……我怕,我怕。”她轻轻地走到我的身旁,蹲下身来,温柔地对我说:“乖,阿姨非常轻的。”说罢,用手理了理我一头因为挣扎弄得鸟窝似的头发。

       
负责打针的护士阿姨,接过配好的药,把瓶子挂在输液架上,她拉过我不停哆嗦嗦嗦的手,把一根橡皮筋扎在手腕上,用蘸上酒精的棉签消毒,看看这位护士阿姨那严肃而又一丝不苟的神情,以及她那神情中流露出的对每一位病人负责的态度,我不由自主地对她产生了无比的信任。

  “那好吧,但……阿姨你一定要轻点儿!”因为我见过的“说话不算数”的阿姨实在太多了。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手,眉头紧紧锁,一副认真仔细的样子。她用手不停的在我手上拍搓,眼神有些焦急,我的头上也布满汗珠,我的心也不由得慌张起来,我的血管太细,不太好找,希望一次成功。忽然,阿姨的脸上露出来一丝微笑,她捏着针头,慢慢扎进血管,我有一丝疼痛,等少许血液顺利流进输液管,就不痛了。她解下橡皮筋,用手拨动车调整输液管,并撕下贴在衣服上的胶布,固定完针头就ok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