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子学生,二是数学特级

  学大的名师观:适合就是最好

  引领“尖子生”超越“高原区”

  家在北京的王淼是同龄人中的成功人士,老公是一家商业银行的中层管理人员,工作环境优越,收入稳定,她本人大学毕业后下海经商,先做外贸,后来也涉足房地产营销,虽然谈不上大富大贵,但至少是有房有车一族,按照时下里的评判标准,她们一家应该属于“幸福指数”较高的群体。

  在学大教育机构接受个性化学习的学员中有一批既普通也特殊的人——他们就是来自各城市重点中学的所谓“尖子学生”。

  但是,王淼最近的心情却是糟糕透顶,这一切都因为他有一个上高二的宝贝儿子。

  在辅导尖子学生进行个性化补习方面,陈辉曾经创造过很多“神话”。

  儿子的成绩不好,尤其是数学,每次考试都在20—30分之间徘徊,王淼和丈夫跑了好些机构,求别人一定要帮他儿子找个最好的,最“厉害”的名师,标准很苛刻:一是名校背景;二是数学特级,三是参加过高考出题或者多次阅卷,价钱不是问题,他们愿意在常规价的基础上高出一倍……

  比方说帮助一名因为作文严重失分而未能考上理想大学的复读生,成功考取北京大学,因为离高考时间迫近,陈辉只给这个叫李侠的女生上了8次课(16课时),这一年的作文分数是60分,李侠拿到了56分……

  这种“打着灯笼也难找”的老师还真让人找到了,三个条件一个不差,老师一看这孩子的分数,说什么也不接,但经不住这俩口子软磨硬泡,大约也是看在那份翻倍的课时费的面上,终于答应试试……

  又比方说,仅仅用8个课时帮助一个语文考试只有90分(总分150分)的孩子王征(14岁,某重点中学少年班学生)在高考中语文考到127分,并最终被厦门大学录取。

  签下这份合同之后,王淼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觉得替儿子找到这样好的老师,不敢说儿子就进了保险箱,至少也该有大的起色吧!

  再比方说:帮助一名语文学习“跛腿”的女生贾舒考上清华大学。陈辉到现在还记得,贾舒是一个沉默内向的女生,不爱说话,老师问一句答一句。她的英语、数学、物理、化学成绩都很好。其中物理、化学都在97分、98分之间(总分100分),数学在130—140分之间(总分150分),而语文则只能考70—76分(总分150分)经过辅导之后两个月升为全班排名第2,高考时语文分数达到了120多分,短腿变长腿,最终顺利考上清华大学。

  三个月的辅导过去了,正赶上学校期未考试,分数一出来,王淼一家人都傻了眼,儿子的数学的考分为“38分”,比上补习前的分数涨了“两分!”

  陈辉说,到学大来学习的来自重点中学的尖子学生大多是所谓进入了“高原区”的学生,这些学生进入学大时的单科分数普遍已经高达130分左右(总分150分),各科模考总分在580—600分以上(高考总分为700分)。在大班教学的环境中,他们既是老师的骄傲,也是老师的烦恼。因为达到这样的高度后,想再突破,已是非常困难

  而他们为孩子的补习付给“名师”的费用是三万多元啊!

  这些学生选择学大的目标也非常明确,就是希望通过学大的辅导,帮助他们突破长分“瓶颈”,超越“高原区”,以便在冲刺清华、北大、港大等中国乃至亚洲一流名校时显示出自己的竞争优势。

  王淼找到那位“名师”理论,而且出言不逊:“就你这水平,还名师呢?你整个一披了名师羊皮的白眼狼!”

  要促进这样的孩子在短期内发生改变,这对学大的教师队伍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好在这几年,全国各路教学精英陆续聚集在学大的旗帜下,加上学大强调“因材施教”和团队配合的教育模式,所以在为“尖子生”提供个性化教育服务上也形成了独特的优势。

  “名师”也不示弱,“你也不看看你孩子,那是学数学的料吗?”

  教育不是“神话”。所有的教育都有它内在的规律。对所谓“差生”的转变有规律,对所谓“好学生”的“拔尖”与“提升”同样有规律。

  ……

  这个规律,既有个性,也有共性。

  王淼之后又经过同事指点,找到了学大教育的吴娥。

  个性就是抓住每个人的特点,找出他们的需求。比方说李侠的困惑在作文上,具体的症结是议论文主题的开掘与意境的提升;王征的短板是阅读,问题是知识没有形成系统,缺乏正确的梳理;而贾舒的原因是重理轻文,阅读少,基础差……在辅导时,要因人而异,对症下药,找到了“病根”,治疗方法得当,就会有效果。

  王淼说,那天要不是有人在旁边劝架,她没准会和那位“名师”打起来。“什么狗屁‘名师’?徒有虚名!”

  所谓共性就是要找到一些带规律性的问题,在辅导中,教会学生由此及彼,举一反三。比方说,李侠遇到的作文的“议论升华、意境提升”的问题,就是考生中经常遇到的问题,老师在辅导时不能就一篇作文说一篇作文,要把规律告诉学生,把方法告诉学生,让学生在考场上和以后的写作中,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题目都能够应对自如;

  吴娥说:其实这并不是那位“名师”的错,是家长自己走入了一个误区,很多家长都有“名师迷信”情结,不管孩子学习基础怎样,指名道姓要“名师”。殊不知,这里有几个问题:第一,中国的名师资源稀缺,有人说,中国学校的‘名师,稀缺得像熊猫,这些人有的是“国宝”、“市宝”,有的再不济也是所在学校的“宝贝”,这些年学校择校热“长热不退”,大家托关系、写条子、排着队给一些“名校”送钱,凭什么?不就是冲着这些“名校”的“名师”资源?“名校”老师所带的班上,哪一个不是人满为患?有多少名师能够抽出身来去辅导某一个或者某几个孩子?何况教育局、学校还有明文规定,禁止公立学校在职教师有偿家教呢!

  而王征在考试中遇到的现代文阅读中问题,也有普遍意义。陈辉说,他自己集30年研究高考出题的经验,发现了一个规律,研究现代文的阅读从来没有超出这4种方法:一是层次阅读法,二是语义阅读法,三是结构阅读法,四是手法阅读法,而且30多年高考出题,万变不离其宗,现代文阅读部分都是围绕这四种方法出题……把这个规律找出来后,再辅以一定的方法、手段,告诉学生,就等于给了学生一把入门的钥匙。这既适合于“好学生”,也适合于普通学生或者所谓的“差生”……

  第二,传统学校的“名师”,因为名气大,一般在学校都是所谓“火箭班”“尖子班”的老师,对于学校而言,这叫“好钢用到刀刃上”。而这些学生都是从全市掐来的尖子生,起点高,学心态度好,方法也得当,都是些“不用扬鞭自奋蹄”的千里马。“名师”所做的工作是“锦上添花”,这样的“名师”真要面对那些基础差,学习态度不端正,学习方法不正确的孩子,他们反而会无所适从,一筹莫展……

  汪宝云和董义刚同是学大初中段的金牌老师,带领中考前的尖子生冲刺“名校”的重任往往会落到他们的肩上。

  王淼听吴娥这样一通分析,觉得有几分道理,“可是,那我儿子该怎么办?”

  汪宝云说,要带领“尖子生”超越“高原区”去采撷知识悬崖上的“雪莲”,学生老师首先要面对的是“三高”:即学生的起点高,升学的目标高,家长的期望值高。接踵而至的是第四高——对老师的要求高。所以,要带领学生超越“高原区”,老师必须先经受高原缺氧反应。

  吴娥说:“找适合于你儿子的老师。”

  汪宝云说,她曾经辅导过一个孩子,家长介绍说,从小到大,这孩子经历过大小考试,从来都是全班第一,没考过第二。这个学生一接上手,你就该寝食难安了。因为哪天不小心,这孩子考了个第二名,你就对不起人家孩子和家长了……

  “咋叫适合呢?”

  董义刚是初中数学老师,常与教初中语文的汪宝云搭档,他说,这样的孩子送到学校后,家长要求也高到近乎苛刻,2006年春节,他曾接手过一个叫段敏的女生,小个子,上初二,数学分数在80分左右(总分100分)是一家重点学校分校的学生,辅导的目标是要升入本校。孩子一到学大,家长就对老师的安排提了很多要求,最后还一定要看老师的档案……

  “从你儿子的状态看,他数学基础差,知识漏洞多,学习积极性不高,方法也不得当,所以就要找那种长于讲基础知识,善于查漏补缺,有亲和力,有耐心,而且擅长于做后进生转化的老师……”

  董义刚说,段敏的特点是,学习很刻苦用功,当时这孩子的脚崴了,每次拄着双拐来学大上课,从来不缺课,不迟到。但问题是没有好的学习方法,不会总结规律,常常在试卷后面的大题(问答题)上丢分,到后来,则是看到这样的问答题就发怵……其实这些题不管内容、形式怎么变化,都有规律可循,一般是一题三问,形成了所谓“问题串”。三个问题由浅入深,由简到难,后一个问题总是要与前一个问题有密切关联,或承袭前一个问题的结论,或承袭前一个问题的方法……把这些带规律性的东西告诉学生,再辅以一定的方法,和大量同类或关联题目的演练,不仅对学生的考试有用,以后的学习中也会受益无穷。

  “有你说的这种老师吗?”

  董义刚介绍说,段敏刚到学大时只辅导一科,因为效果显著,又报了其他科目,再涉及到老师的安排时,家长只说了一句话“你们看着安排吧!”

  “当然有,我们学大的职责就是,让最适合的老师去教最适合的学生,在我们看来,没有最好,适合就是最好。”

  2009年中考,因为成绩优异,段敏提前被本校(当地著名中学)高中实验班录取……

  吴娥,从学大的第一个教育咨询师做到校区总监,对于“适合就是最好”这个理念的生成、演变与深化有太深的感触。

  汪宝云说,“尖子生”在大班教学的背景下突破非常困难,还是因为千人一面的教育方式不适应这些“尖子生”的个性。这个时候,尤其不可能“一把钥匙打开千把锁”。因为看起来都是高分学生,同样都存在“丢分”的毛病,但每一个人的病因却完全不一样。解决这样的问题,就只能依赖个性化教育,用不同的钥匙打开不同的锁。

  吴娥说,第一,这个结论是被环境“逼”出来的。就像知识分子出身的毛泽东的一句至理名言——“枪杆子里而出政权”,也是被逼出来的一样。

  汪宝云说,她有一段时间同时辅导2个初三学生,都是所谓进入了“高原区”的孩子,其中一个叫钱非,语文总在110分的边缘(总分150分)这孩子的特点是超刻苦,特用功,但知识掌握得很“死”,不会灵活机动,举一反三。比方说,老师给他讲作文,题目是《“苦”与“乐”》,他弄懂了,文章也写出来了,还不错。可是后来,到学校考试,作文题是《“风雨”与“彩虹”》,在别的孩子看来,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这不就是《“苦”与“乐”》的翻版吗?可是钱非却傻了眼,觉得这个题目他没见过,没法写……

  学大草创时,象一棵无名小草,哪有“名师”能看得上我们,甘于与我们一起“落草”?不像现在,有很多有背景、有资历、有经验、有梦想的教育精英都愿意聚集在“个性化教育”的大旗下……

  而另一个女生叫成一,是北京一家名校附中的学生,品学兼优,还是班上的学生干部、团支部书记。情况正好相反,因为爱写小说,她的作文常常是汪洋恣肆、信马由缰,卷子上要求不超过800字,她会写1500甚至2000字还收不住手,最关键的是,写着写着,她会在不经意中跑题,一个才华横溢的女孩,60分的作文,常常只能得40分,甚至更低。

  但当时的情况是,十个家长有八个一上来就要“名师”,给他孩子一安排老师,他们就千方百计打听老师的背景:是不是名校毕业的?是小教、中教多少级?是不是“名校”一线的教师……如果不是“名师”,人家调头就走。

  这样两个学生,在辅导方法上就完全不能一样。对于钱非,老师要打开他的思路,让他能产生联想,能够在很多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中找出他们内在的联系,这不仅对他提升作文写作水平有益,对于孩子其他知识的学习,乃至于将来做人做事都大有裨益。试想,如果人没有“联想”能力,他将来的人生之旅,又能走多远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