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学大最早的一批个性化教师中的一员,你读过王家新的诗《在山的那边》吗

  中国第一代个性化教师:从零起步

  “1对1”不等于个性化

  陈辉,1951年出生,学大北京分公司教学总监。大学毕业后在湖北恩施来凤一中当语文老师,1998年到深圳私立中学当老师,因为长期在中学带高三语文,参加过多届高考阅卷,并一直担任作文组组长。而且善于积累,长于总结,他实际上已经成为不可多得的从一线教师中成长起来的考试专家。他积数十年教坛经验写成的四部专著,《诗歌鉴赏三部曲》,《文言文解答秘籍》,《现代文题干阅读法》,《作文的结构与立意》都已经杀青,正在与出版社洽谈合作意向。

  有记者曾问李如彬,你们所说的“个性化”教育,它的路程有多大?

  2006年,陈辉来到北京,成为学大最早的一批个性化教师中的一员。

  李如彬想了想说,首先我想告诉你,这个路程很长,很长,至于到底有多长?李如彬问:你读过王家新的诗《在山的那边》吗?

  陈辉说,在学大,他从最早的一批个性化教师,到后来搞教师培训、教学管理,从某种意义上讲,可以说是学大乃至全国个性化教师转型、成长、壮大的见证人和亲历者之一。

  记者说:读过,这首诗入选过初中的课本。

  陈辉说,这是一个从零起步的转变。这里说的“从零起步”有两重意义:一是说中国的个性化教育是自学大教育开始的,中国的第一批个性化教师也是从学大的舞台上开始转轨变型的。

  李如彬说:“我很喜欢这首诗,因为诗人向我们揭示了一个道理,山的那边确实是海,但要看到海,我们必须要翻过一座接一座的大山,如果说个性化教育的目标就是那片浩瀚的海洋,那么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刚刚爬到第一座山峰上。”

  另一方面,对于每一个个性化教师而言,不管过去的阅历多么丰富,教学成果多么辉煌,一脚踏进学大,选择了个性化教育,从心态上,首先就必须“归零”,要“从零起步”……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事业,全新的舞台,全新的理念,全新的模式……

  金鑫也同意李如彬的这个比喻,他说,其实,我们只是“在路上”,如果个性化教育是一本学问博大的书,那么,我们是刚刚翻开这本书的扉页。仅仅就个性化教育的表现形式而言,我们的探索才刚刚开始实行。

  完成这个转型,对于最早的一批教师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一夜之间,突然不会教书了,面对学生无所适从了……而最痛苦的还是难以接受身份的变化,教师“尊严”的被撼动。

  金鑫说:比如“1对1”,这是学大很重要的标志性招牌,很多人一谈到个性化教育就会想到学大,想到学大就会想到“1对1”;现在外面好多的机构模仿学大,也是宣传自己是在搞“1对1”,虽然他们把学大的三个“1对1”学成了一个“1对1”变成了简单的一个老师给一个学生上课……

  陈辉说,2006年,张玮从李如彬手里接下了北师大校区(最初也是唯一校区)的总监,有过民办学校管理经验的张玮提出了一套改革方案;其中包括将老师的工资由固定工资,变为“基本工资+效益工资(课时工资),学生和家长有权提出中途更换老师等”……。这些在今天看来习以为常的举措,当时却在老师中引起了巨大的震荡,在少数人的操纵下,一些老师甚至联名上书李如彬和金鑫,以集体罢教、辞职为要胁,要求公司罢免张玮,收回成命……虽然后来因为公司高层坚定支持张玮并成功化解了这次风波,但至少看出了当时老师们在转型面前所经历的不安、不适、震动和阵痛……

  但是,正是在率先提出“1对1”辅导模式的学大,我们从公司高层到一线教师都已经形成了一个共识:“1对1”,只是个性化教育的一种表现形式,“1对1”绝对不等于个性化教育。

  相比工资结构而言(事实证明,张玮的工资方案,远远优于原有的固定工资方案,改革后,老师们上课的积极性提高了,收入也相应地增多了),最艰难的转变,还是身份,以及与学生和家长的关系……

  李建华说,对学大现行的以“1对1”为主要特征的教学形式进行了深入的调研,他认为相对于在中国运行了几十年的学校模式中的大班教学,学大提出的“1对1”有它的先进性,它打破了用千人一面的内容、形式,考试和评价标准去要求个性各异的学生的“大班教学”模式一统天下的格局,让教育开始关注个体差异,关注个体需求。

  陈辉说,从学校体制下走出来的老师,从骨子里有一种优越感,这个优越感来自于教师自身的知识和教师这个职业本身的地位,因为在学生和家长面前,老师是教育者,是主导者,所以老师可以凭自已的价值观和喜好,教育学生、臧否学生、处罚学生。而在学大的个性化教育舞台止,老师除了是教育者的角色外,还有一个服务者的角色,即学生(家长)是“客户”,“客户”在付费之后,有获取优质服务的权利,这个服务就是老师的教学过程和教学效果。

  另一方面,现在的“1对1”模式虽然是从传统的“家教”模式中脱胎出来,但学大的创办者们不是简单地把“家教”搬到写字楼,而是增加了另外两个“1对1”:即“一个学生一套教学方案”和“一个教育团队为一个学生提供全程跟踪服务”,这就使得学大倡导的“1对1”教育模式,“青出入蓝而胜于蓝”,脱胎于“家教”而远远高于传统“家教”,成为一种更符合教育规律的新的教育形式。

  在学校体制下,评价老师的是校长;在个性化教育模式下,评价老师的是学生和家长。而最关键也是最难为当时的教师所接受的是:被学生和家长要求中途换下来……这对于把“面子”、“尊严”看得比利益还重要的老师们来说是最难以跨越的一道坎。当初一些老师被中途换下来之后,羞愤、郁闷……有的人甚至愤而辞职……

  李建华说:“1对1”这种教学形式的出现,还有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促进了一个全新的商业运行模式的诞生。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不能形成一个便于操作、便于复制、便于传播、便于推广的“商业模式”,也就没有学大教育的今天,就没我们今天对个性化教育模式进行更深层次探讨和提升的基础。

  但是也有人迈过了这个“坎”,并且坚持下来了。他们在痛苦中检讨自己,反思自己,然后想办法去改进、去提高、去适应、去超越,所以有幸成为学大第一批也是中国第一批转型成功的个性化教师。

  李建华说,这两年,他一直在研究一些问题:

  陈辉说了两组数字,他入职学大时,是第14名专职教师,这批人中留下来的只有他一个;经他的手招聘进来的教师有40人,现在还有近30人留在学大,他们不仅转型成功,而且成了学大个性化教育教学、科研、管理等各个领域的中坚力量,甚至中流砥柱……

  “1对1”是一种教学形式还是一种个性化教育模式?

  学大教育副总裁张玮说,那次纷争其实远比陈辉所说的要激烈得多,甚至牵涉到了公司高层的态度。这不是哪个人走,哪个人留的问题,也不简单是工资制度改革的问题,而是一个涉及到个性化教育往哪里走的问题。是穿新鞋走老路,换汤不换药的延袭学校模式,甘当“陪衬”“补丁”,永远办“补习班”?还是创立全新的教育理念,创造全新的个性化教育模式,建立全新的教师评价体系?

  “1对1”这种形式能够涵盖个性化教育的全部吗?亦或它存在着哪些局限性?

  所幸的是,最后公司高层都采取了坚决支持张玮的态度,力排众议完成了这次改革和转变。

  个性化教育除了“1对1”之外,还能有哪些新的表现形式?如果融入了其它形式之后的教育。还叫个性化教育吗?

  金鑫说,这次争论和转变,实际上成了一个重要的分水岭,在此之后,我们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开始清理思路,并通过不断探索,着手建立自己的个性化教育体系。

  如果增加了其它形式之后,是否能快速形成可操作的商业模式?

  第一、个性化教育与学校教育的本质差异;

  ……

  第二、个性化教师在教学中的地位,以及与学生、家长的关系;

  李建华一直很感谢李如彬和金鑫,正是这两个年轻的创业者一直以开放的心态看待他的这些质疑和研究,并且为他搭建平台、组建团队,支持他把这项研究持续下去。

  第三、培养和管理个性化教师的方式;

  在与李如彬、金鑫、张玮、邓强等公司高层进行了多次碰撞交流甚至辩论争论后,在深入到各分公司、校区(学习中心)与一线的老师们进行多次调研、座谈后,大家的认识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确……

  第四,评价个性化教师的标准和角度……

  ——“1对1”只是个性化教学的一种表现形式,而不是全部表现形式,更不等同于个性化教育本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