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小学入学考试中出现一年级课程内容,北京市实行 

  北京市人大近期确定了今年四大议案。在“发展学前教育”议案中有一句话:“严禁小学入学考试中出现一年级课程内容”(北京日报1月31日)。

  3月24日,北京市召开教育工作会议,发布了北京市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旋即,各大媒体做了报道。

  此话看似平常,实则不然。一些教育界人士闻听到这一消息为之愕然:“小学入学容许考试吗?”北京晚报则对此消息给以调侃:“不考二年级的就行”(北京晚报2月1日)。

  北京晚报的大字标题是,10年内小升初仍不考试。

  小学属于义务教育。2006年6月29日公布并于当年9月1日起实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章第12条明文规定:“适龄儿童、少年免试入学”。

  这题目让人觉得怪怪的,是说过去不考试,今后也不会考试呢;还是说过去虽然有考试,今后不考了呢?众多家长满腹狐疑:“真的还是假的?”
按说,重申过去规定过的政策,应该说不会引起疑义。为什么会引出“小升初‘免试就近’是真的还是假的”的疑问呢?

  据此,小学入学应该免试,考试是违法的。既然不容许入学考试,当然不存在“入学考试”考什么不考什么,在官方行文中就不应该出现“考一年级课程内容”——尽管“考一年级课程内容”确有其事,人大代表义愤填膺也确有由头。

  这是政策多年不兑现的后果。近年来,制止择校乱收费口号喊的山响,义务教育阶段实行了“两免一补”。可君不见有的地区在小学、初中招生入学时,银行门前排起长队,都是“被自愿”来缴捐资助学款的家长们吗?事实证明,当前存在“一边免费一边乱收费”。

  目前,一些小学存在择校现象,也有一些小学为了“择生”采取考试或者变相考试的做法,小学还有考一年级课程内容的情况。此外,还有一些幼儿园小学化,过早把小学教材内容渗入幼儿园中,为考试小学一年级内容奠定了基础。上小学举行入学考试,违反《义务教育法》,也为广大家长所不能容忍。人大代表发出 “严禁小学入学考试中出现一年级课程内容”声音,代表了群众这一呼吁。

  这几年,北京市实行 “推优入学”,为了达到被推优的杠杠,一边喊免试一边却考试依旧,也是京城一道风景线。

  不用说入小学,就是“小升初”也不容许考试。但是一些学校采取“障眼法”变相考试,或者采取“占坑班”让一些校外机构代考、代为选拔学生,这都是客观存在,都是公开的秘密——都是明目张胆地漠视和违反《义务教育法》。

  电视台报道一位小学生到中学去考试。记者跟踪到校门口被拦住,门卫说学校不容许家长、记者进入校园。记者和家长一起在门外等了两个小时。孩子出来时记者问进去干嘛了?学生说考试。问考什么,答考语文和数学。记者说没让你带书包呀。学生说进入考场后他们发笔。这一幕很生动,电视的报道有声有影有人物有情景,但是没见该校受到什么处理。这样的消息在媒体上比比皆是;倘若在家长里走一圈儿,或者看看家长们聚集的“小升初”网站,这样的消息也会充斥于耳目。这是公开的秘密。不知我们主管教育的官员和部门是不是看电视,看报纸、上不上网。是视而不见呢?还是纵容默许呢?还是执政乏力、无可奈何呢?
还有的学校不是临时抱佛脚,考试选拔学生是他们的不二法门。他们和一些校外机构沆瀣一气,办理选拔学生的考试事宜。而且那不是考一次试,是天天考、月月考,考完一次排一次队,把分数高的往前排,粗箩筛了细箩筛,最前面的就可以被点招、被入围,最后进入那些“优质校”。

  义务教育是国家统一实施的所有适龄儿童、少年必须接受的教育,是国家必须保障的公益性事业。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适龄儿童、少年不分性别、民族、种族、家庭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并履行接受义务教育的义务。

  这就是叫做“占坑班”的“新生事物”。“坑”按照其接近“优质校”的程度,分为“金坑”“银坑”“土坑”“粪坑”——当然,不管什么坑,家长的钱断断是不能少缴的,这里的暴利被家长称之为“占坑经济”。任何违法的入学机制背后都有利益分配为基础,没有了巨额利润,你就找不到它们甘冒风险乐此不疲的理由。

  载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的这一宗旨赫然于法律规定。这里的关键词一是“强迫性”,一是“平等性”。其操作原则是“免试、就近”入学。倘若到了年龄不接受义务教育是违法的。倘若在入学时挑拣“好学生”进入“好学校”,为此就得考试就得“选拔”也是违法的。近年来,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门致力于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以创造一个“所有儿童、少年在户籍所在地学校就近入学”的平台(《义务教育法》第二章第12条)。

  对此,北京市教委去年有明令禁止,而且是严令,发了文件、做了宣传;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似乎一夜之间就要翻天覆地。弄得学校(当然是与“占坑”有牵连的)、培训机构(当然也是与“占坑”有牵连的)颇紧张了一把。弄得家长也惘然若失,难道几年来拎着可怜的孩子披星戴月“占坑”“走班”的投入一下子就打了水漂?一头雾水,找不着北。

  在《义务教育法》第一章第6条里写有“合理配置教育资源,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在2010年7月30日出台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第四章第九条里写有“均衡发展是义务教育的战略性任务。建立健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保障机制。”这一条里还写着“推进义务教育学校标准化建设,均衡配置教师、设备、图书、校舍等资源”——适龄儿童少年进入小学和初中是无条件的,任何设置门槛的做法都是违法的。

  别以为都拿土豆不当干粮,把令箭当了鸡毛。一些培训班的举办人说,上边说要禁“奥数”“奥英”,他们还真萎缩了一阵;家长也犹豫了,送孩子来的势头日趋式微。可是风声一过,见没有动真格的,顿时又来了精神、恢复了元气。曾记否2005年北京市教委禁了“迎春杯”,现如今“迎春杯”“走美杯”“华杯”“希望杯”卷土重来变本加厉春风吹又生!去年严禁“占坑班”,若不是虚晃一枪,禁绝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是看看最近媒体报道,至今京城遍地占坑班,这真是对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发布的禁令的公然挑战!
还有的区,在小学五年级统考——不是小升初不让考吗,咱提前一年先办了。“咱这可不是小升初入学考试”,学生、家长、教师、学校一如既往严阵以待,紧张得完全是统考仍在;考试成绩做为推优的依据,是具有同样“含金量”的。
总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孙子兵法三十六计,入学考试花样繁多。家长拎着孩子考了东家考西家,这时你跟他说,“小升初免试入学”,他会说:“别忽悠咱啦!”这时你告诉他,免试入学十年不变。“十年?孩子连大学带研究生都毕业啦!”他会说,“什么都等得了,就是孩子等不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