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央视再次曝光北京市奥数与小升初挂钩的现象,的入学方式做了调查

图片 1央视新闻调查:被异化的奥数

孩子“小升初”,究竟有几条通路?有机构对去年北京市8个城区“小升初”的入学方式做了调查,给出的答案是“超过10种”,包括计算机派位、对口入学、推荐生、特长生、寄宿学校、民办学校、特色学校、双向选择、共建生、企事业举办学校子弟入学、直升、人工调剂分配等等。

图片 2机构回应

孩子想进重点中学?“花头”更多。进“重点”前,先报名“占坑班”;为保住“占坑班”的位置,就得参加“班外培训”。从孩子三年级进入“占坑班”到六年级面临“小升初”,有的家长四年中的实际花费超过10万元;有些孩子读“占坑班”的费用甚至占到家庭年可支配收入的一半;

图片 3东方时空关于全国奥数班的调查

……

图片 4叫停奥数培训 改革小升初入学

整理完北京“小升初”现状的调查研究报告,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微博)院长、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杨东平(微博)(微博)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沉重。

  近日,央视再次曝光北京市奥数与小升初挂钩的现象。随即,北京市教委立刻叫停奥数培训。然而,这样的曝光、整顿几乎年年上演,只是,这一次,会是真的终结奥数吗?

由杨东平牵头、主持,首都教育学者与媒体记者历时数月共同完成的调查报告,完整披露了京城及其他地区“小升初”的种种内幕,以及勾连于“小升初”升学机制之上的巨大利益链条。

  密电、点招、上岸、过江,说的不是谍战,而是小升初的暗战;

北京作为首都,汇聚着来自全国各地的精英,“小升初”竞争自然格外激烈;也正因如此,北京的“小升初”几乎浓缩了全国各地的种种升学途径。

  占坑、条子、共建、砸钱,说的不是商场,而是小升初的战场。

本报记者 王乐

  小升初,这条无人能脱离的轨道,人人喊苦却个个抖擞精神,使尽浑身解数勉力迎战。

“小升初”渠道:怎一个“乱”字了得

  9月1日学校开学,对一部分人来说,看不见硝烟的战场战局初定;而对另一部分人来说,决战的集结号刚刚吹响。

今年北京市出台的“小升初”政策,再次强调“免试、就近入学”原则。然而,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调查显示,京城“小升初”择校渠道多达10余种。最让学生和家长趋之若鹜的,是“占坑班”与“点招”。

  教育裹挟着权势、金钱、腐败、潜规则、明规则的一幕幕故事,让孩子们读出了什么?

■所谓“占坑班”,是指公办重点学校自办或与社会机构合办、面向小学生的学科培训机构,从中选拔优秀学生升入本校初中。比如,北京人大附中“华罗庚数学学校”即最早举办、且最有影响力的面向小学生的课外培训机构,后更名为“仁华学校”。

  每年9月1日,当小学生们背上书包,踏入中学大门的同时,没人知道他们每个人之所以能够踏入某所中学,之前经历了怎样的煎熬。

世间本无“占坑班”。起源于1998年的占坑班,缘于其时“小升初”由统一考试改为“电脑派位”。一些家长不愿让孩子进入薄弱学校就读,而重点学校为争优秀生源也不愿接收“电脑派位生”,进而出现了以奥数培训为主的培训学校,由它们充当替重点中学选拔学生的功能。

  小升初,没有硝烟的决战,对于很多学生家长(微博)和学生来说,却已经持续战斗了好几年。

目前,京城各大名校都有自己对口的培训学校。所谓“占坑”,即先进入这类学校就读,将来才有可能被“点招”进入对应的名校。

  现在的小升初啊!

北京市重点学校具有“点招”资格的,有北大附中(约60人)、101中学(约60人)、十一学校(约200人)、北京四中(约150人)、三帆中学(约200人)等。全市点招人数约1700人至1800人。以海淀区为例,去年7所名校对应的“占坑班”有106个,按每班50人计,“占坑”人数超过5000人,但最后实际“点招”人数为560人,仅占10%左右——也就是说,约九成孩子在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后,无法进入名校大门。

  真是比战场

■推优和特长生是另两种特别的“小升初”方式。推优又称推荐派位,是北京各区县确认的重大入学政策,为品学兼优的学生提供进入优质中学的机会。但由这一选拔机制挑选出来的学生里,优势阶层学生占据一定比例。

  还战场!

优质学校名额的分配,类似于保送制度。每个小学会分配到几个至几十个名额,学生按成绩“排队”,入围学生被推荐到优质学校。各区推优生标准大同小异,以去年西城区标准为例,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包括两方面:一是参考三好生等荣誉称号,顺序为市区十佳少年、市区红领巾奖章、市三好、三年连续区三好、两年区三好,依此类推;二是看五年级第二学期和六年级第一学期学业水平,全区统一监控成绩总分在540分以上(含)。今年,海淀区“小升初”推优按“打分排队”原则,五年级统测成绩占70分、各类荣誉称号20分、文艺体育特长奖项8分、班干部2分。部分监测成绩获“A”才能计分,各种获奖称号都有明确要求。

  最苦的

“小升初”推优一般在一定学区内进行,但部分重点中学不受学区约束,可在全区范围内招收推优学生。有这种“特权”的学校包括人大附中、101中学、清华附中、北大附中、首师大附中、理工大附中、交大附中等。

  可不是

特长生是北京市“小升初”市、区两级教育部门规定的最“名正言顺”的择校渠道。全市“小升初”特长生测试时间统一安排在5月21日、22日两天举行,考生最多可报考2至3所学校,被录取后不能再选择其它入学方式。特长生包括体育特长、艺术特长、科技特长三类。今年,海淀区特长生招生计划共2147人,其中体育特长生567人,科技特长生501人,艺术特长生1079人,占招生总数1.9万人的11%。西城区有31所中学招收677名文艺、科技特长生,24所中学招收239名体育特长生,共计916人,约占招生总数8000人的12%。

  老师

“在社会结构分化、贫富差距拉大的社会转型过程中,以高级公务员(微博)和管理人员、企业家、高级专业人员、新富人群等为主的优势社会阶层,对获取优质教育资源具有强烈的动机,倾向于运用特权、寻租等超常规的方式享受优质教育机会,将其社会资本、经济资本转化为文化资本。”调研报告指出,这集中表现在了“共建生”与“条子生”等超常规入学方式上。

  家长

■“共建生”,是指大型企事业单位与重点学校通过合作,从而满足本部门职工子女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堪为典型的“以权择校”。调研报告披露,共建生隐秘性很强,信息完全不透明。北京海淀区、西城区、东城区和朝阳区等均有“共建生”政策,但招生比例从未对外公布。

  而是我们

■“条子生”即所谓“后门生”,家长通过特殊社会关系,使孩子获得重点学校入学机会,这堪为“小升初”过程中最不公平的方式。北京各区每年都会在几所重点学校给“条子生”预名留额。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调查显示,一些重点学校的“条子生”,占当年招生人数的8%至10%左右。

  一群快要

■“电脑派位”,原本是所有“小升初”渠道中,被认为最体现入学公平的一种方式,即通过学区划片、以电脑随机摇号方式分配学位。但是,此次调研报告显示,自1998年北京取消“小升初”考试,采取学生以“电脑派位”就近入学后3年,电脑派位遭受广泛质疑,甚至还连带出现了以下怪象:很多薄弱学校“一开学班里少了一半人”;越是大牌的学校,派位比例越小;处于中间层的普通学校,实际承担了大部分电脑派位的学生。

  枯掉的花朵

去年,东城区两所名校的派位生比例仅为6%,171中学和东直门中学为30%,55中和166中学的比例为50%。今年,往年不收派位生的西城区7所名校(四中、八中、实验中学、三帆中学、13中分校、西城外国语学校和月坛中学)首次招收10%左右的派位生。这7所学校招生规模大致在8个班左右,如按每班40人计算,每所学校约接收派位生32人。

  救救我们吧!

经披露,包括人大附中、清华附中在内的不少名校,甚至明确拒绝接收电脑派位生。

  我们需要

  “占坑班”,坑苦了多少孩子

  快乐的水分

在坊间,“占坑班”被细分成了“金坑”、“银坑”、“土坑”和“粪坑”。为扩大被重点中学录取的几率,一个孩子往往同时要占上好几个“坑”。

  来滋润我们

北京“小升初”政策,直接出产着两种“衍生品”:奥数竞赛与校外培训。名校“占坑班”重视奥数成绩,推优生、特长生对某些竞赛成绩的需求,使这两者与“小升初”的混乱局面形成了互动。

  可千万不能

自1998年起,具有官方背景的“迎春杯”数学竞赛就渐次成为进入北京各重点中学的“通行证”。此后,又出现了清华附中“同方杯”、北大附中“资源杯”、“圆明杯”、“成达杯”等杯赛。这些杯赛无一例外地比拼奥数,导致各种奥数补习班应运而生。

  让我们

2005年初,“迎春杯”出现4万人报名参赛的爆棚场面,北京市教委曾叫停“迎春杯”及其他科目的竞赛和培训。可杯赛市场背后蕴涵的巨大商机和利益,还是让各类被禁赛事发展得越发红火,连带的培训也如火如荼。

  一群祖国的花朵

各大培训学校与重点中学“占坑班”都将奥数作为主要内容之一,但这个市场提供的“产品质量”究竟如何?其实,很多家长支付了高昂的学费,孩子投入了大量时间,但最终未能“购买”到重点中学的录取通知书。

  枯掉!

在坊间,“占坑班”又被细分成“金坑”、“银坑”、“土坑”和“粪坑”等不同类型。

  唉——

所谓“金坑”,就是与顶尖中学关联性最大的培训班,若不上该培训班就不可能通过“点招”被录取。“银坑”学校的知名度、录取力度次之。“土坑”指的是一般重点学校的培训班,而“粪坑”则是与重点中学升学、录取没什么关系、需要提防的陷阱。“小升初”家长最关心的是“金坑”和“银坑”,为扩大被重点中学录取的几率,往往让孩子同时占上好几个“坑”。

  这是一位六年级小学生的原创诗《我真苦!》,这首诗在备战小升初的学生中间悄然流行,读后让人心情沉重,感慨万千,一句句虽略显稚嫩却发自肺腑的诗句,道出教育之悲、社会之痛。

人大附中的“占坑班”被称为仁华学校,清华附中的“占坑班”是水木龙华培训学校,101中学对应101培训部,北京四中对应四中网校、四中培训部……这些“坑班”与重点学校的联系,从网上公开宣传中一目了然。

  等待“密电”召唤“上岸”的日子

“仁华学校每年重新考试,重新排名,综合评价,优胜劣汰,体现较好的竞争机制……每年重新考试分班、优胜劣汰竞争激烈,很多前几班的学生为保住位置,都会在外面再报班,学奥数。”“西城区教育培训学校组织的培训班从三年级起办,跟西城各小学有交流合作,并为实验中学、35中、北京八中、三帆中学这4所中学培训班提供生源,其形式和性质类似于海淀区人大附中办的仁华学校……六年级上课的都是实验中学的老师”。

  李欣和女儿佩佩,一个典型的小升初案例。

除此之外,北大附中对应的北大附小、为明学校,北师大附中对应的老教协(北礼士路一小),北京八中对应的八中培训部,首师大附中对应的师达培训部等,均被家长们喻为“金坑”。

  五年级下学期,佩佩备战小升初的战斗打响。在李欣的记忆里,那还是源于一次家长会。

“占坑班”以课程难度大与培训费用高著称。从孩子三年级进入“占坑班”算起,到六年级面临“小升初”,不少家长四年间的实际花费超过10万元。

  佩佩五年级下学期的第一次家长会上,李欣开始感觉到恐慌。当李欣走进教室时,意外地发现孩子的新班主任竟然是自己多年没有联系的高中同学王敏然。

在水木龙华培训学校,奥数班暑期课程进度,第一讲到第十讲的内容涵盖数论、代数式初步、应用题、圆与扇形、计数问题、概率等专题。具体要求学生掌握的内容有认识质数合数、分解质因数及应用、最大公约数与最小公倍数求解方法,以及圆与扇形图形面积、排列组合等等。

  会后王老师悄悄拉住李欣,谈起佩佩的情况。李欣如数家珍,谈起佩佩三年级时在区里的绘画比赛中得到二等奖、书法比赛得到三等奖,自拍的DV短片受到专业摄影师的表扬,在报刊发表过诗歌,还每年寄一部分压岁钱给一位贫困山区的小朋友,热心参加公益活动等。李欣滔滔不绝地讲了半个小时。

在另一个名校“占坑班”,小学生五年级英语以《新概念第二册》为载体,要求对一般将来时、将来进行时、过去完成时、间接引语、条件句、情态动词must、can、may、动名词、介词等8种语法项目作深入训练,对重点词汇扩充学习……

  然而,这位自以为教育孩子非常成功的母亲却看到王老师越听越紧锁眉头,“还有呢?奥数相关竞赛成绩、英语水平怎么样?”

无庸多言,上述涉及的数学和英语学科知识点,已远远超过了小学阶段的课程要求。

  李欣一下子被问住了,告之女儿数学成绩还不错,但对数字没有特别的兴趣,除了上学之外没有额外学习过奥数,英语仅仅上过三一口语辅导班,但是和孩子的书法学习时间有冲突,上了一段时间也停了。

家长为让孩子上“占坑班”,个个背负沉重的经济负担。

  “哎,你怎么这样糊涂呢?到了小升初时,如果走不通特长生这条路,所谓兴趣、特长都没用。记住,奥数和英语才是最重要的,你得抓紧时间给孩子报培训班了,你总不能让孩子等着电脑派位吧。”

此次调查显示,90%以上“占坑班”学生家长,每年花费在8000元以上。多数“占坑”学生都会选择2至3个“坑”,且“占坑班”费用仅是“小升初”花费中较小的一部分。因为,为保证在“占坑班”顺利晋级,不少学生还要继续参加以高思、学而思、巨人等为首的众多社会培训机构的课程,以及家长的单独“攒班”(根据孩子学习需要,由家长自行聘请教师授课)。每一门课程费用,每学期约2000元至3000元。如果语、数、英都上,每年花费逾3万元。

  班主任一语点醒梦中人,李欣回家后就打开电脑浏览各大小升初论坛,发现很多孩子从三四年级就开始为小升初做种种准备,甚至全家总动员。想到女儿至今没有一项“硬”成绩,李欣为自己的迟钝大意自责不已。

在“小升初”评价中,数学所占比重最大,不少家长会让孩子上3至5个数学班(含家长攒班),这样还得增加2万元以上费用。据估算,多数学生的课外培训费用达每年3至5万元,多的高达6至8万元,这还不包括交通费、在外就餐费、家长陪同接送等人力成本。从三年级孩子进入“占坑班”起,到六年级面临“小升初”,一些家长四年间的实际花费超过10万元。而根据2010年度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9073元,按一家三口人计算,一个孩子就读“占坑班”的费用,约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一半。

  在接下来的两周里,李欣开始四处搜寻小升初信息,并在多方咨询比较后给佩佩在一家知名教育培训机构报了英语班和数学班。在几番痛陈利害之后,佩佩答应放弃学了半年的油画,噙着眼泪把画笔锁在卧室抽屉里。“仅仅半个月的时间,我们全家就经历了一次教育思想的重大转变,被裹挟进小升初的洪流。”

【相关链接】沪上家长蜂拥民办初中

  为了让佩佩顺利进入心目中的好学校,李欣密切关注着小升初的一举一动,连逛街的爱好都演变成每天逛几大培训机构的小升初论坛,“几乎上瘾了,要是连续两天不去论坛看看,心里就发慌,生怕漏了什么信息。”

相比北京的“小升初”竞争,上海、广州、南京、成都等城市各有其不同特点。在上海,孩子“小升初”竞争的热门初中,主要集中在民办学校。

  像李欣这样为了小升初全家总动员的家庭在北京极具普遍性。为了追逐有限的优质教育资源,避免最差的结局,小升初不只煎熬着学生一个人,而是一家人的战斗。

上海从1996年起实行初高中分离、部分原重点中学的初中部改制成为民办初中。按说,这比较接近“公办不择校、择校找民办”的理念,但也在实际操作中遇到棘手难题,主要表现为如何规范民办学校招生、民办学校是否允许考试等。

  当五年级的课程结束后,佩佩没有感觉到放假的轻松,这个暑假在她的记忆中是无休止的课程、测试,和妈妈李欣鬓角悄悄渗出的几根白发。经过多方比较,佩佩确定了三所目标校(一所市重点、两所区重点),并且为了广种博收,共报了四个坑班,其中有一个所谓的“金坑”,三个“银坑”,再加上在培训机构的各种班,佩佩要上7个专门针对小升初的课外班。

据统计,沪上每年“小升初”学生约12万人,知名初中招生人数在3万左右。“小升初”的热门学校集中在大约9所中学。上外附中、上海市北初级中学、上海实验学校、徐汇中学等为一流的公办初级中学;华育中学、兰生复旦中学、张江集团学校、世界外国语学校、西南位育中学为民办学校。

  “看到以前活泼可爱的孩子,被考试累得渐渐话少了很多,面对孩子的迷茫、困惑、疲倦,我却冷血地无动于衷。一天到晚永不停息地逼着她学这学那,我特别心酸但是也没有办法啊!”逼着女儿学习的李欣感觉自己变成了魔头妈妈。

上海公办学校主要以电脑派位方式招生,由学校控制的自主招生名额主要来自特长生和小学推优。区县体育、艺术特长生招收数不得大于本年级学生总数的5%。

  每年9、10月份开始,重点中学会陆续点招。点招多少有点秘密进行的味道,没有公开的考试,没有公开的放榜,只有一通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打进来的电话,被家长们戏称为“密电”。

民办学校不按照电脑派位接受地段生,它的招生途径大致如下:一是与小学合作,由小学直接推荐到相应中学,此类名额较少;二是与社会上的培训机构合作进行培训和面试选拔,即社会上所称的“小五班”,一般情况下录取率保持在10%至20%;三是“自主招生”,大多数生源主要通过全市自主招生完成。

  眼看佩佩马上就要小学毕业了,但等待中理想中学的密电却迟迟不来。正说着话,佩佩噙着眼泪走了进来。原来,上课时老师统计被点招孩子的数据,一个班二十个人,近半数人兴奋地将手高高举起。“妈妈,我什么时候能被点招啊,我不会被派位吧。”佩佩嚅嗫着,仿佛能从妈妈那里得到答案。

据报告调查,目前上海约三成小学生在学奥数,奥数证书依然是进名校最重要的砝码。但由于培训办班渠道繁多,含金量下降,证书不再是升学惟一参考。

  李欣的眼圈一下子红了,“孩子没事,先头部队过江了,大部队还都在冲呢,这个月一定会有好消息的。”

在上海,“小五班”是近几年出现的应对“小升初”的特殊培训班,通常在小学四年级升入五年级的暑期开办。到次年4月初,名牌初中选拔性考试之前结束。由于它宣称与名牌初中有“暧昧”关系,进而受到家长追捧。在此背景下,“小四班”也红火启动。

  看着女孩低头沉默的样子,记者不忍心继续采访,匆匆告别了这对母女。

虽然教育部在2010年底已发布“禁令”,要求各地3年到5年基本解决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问题,但不少地方中小学的择校费不降反升。收取赞助费在一些城市甚至合法化并“明码标价”。作为一条不能触碰的“高压线”,上海等地严格禁止收费,因而还没有出现大规模公然收费情况。

  一位家长在回顾孩子小升初经历时,深有感触地在日志中写到:“每个人都希望保持个人尊严,但自从孩子出生后,虽然辈分提高了,可家长的尊严却时常受到挑战”,“当孩子面临小升初,您才真正面临到丧失尊严的考验,当您弱弱地询问牛校保安是否收简历时,您得到的大多不是尊严!”他清楚地记得参加某校的讲座时,校长告诉家长说:“什么是尊严?就是当某名校校长给您家打电话,欢迎您家孩子到他的学校里去学习时,这就是尊严。”

分享到:

  当记者对另一位学生家长郭涛讲这位家长关于“尊严”的这一段话时,郭涛深以为然。“这两个月我不能听‘小升初’这个词,一听就感觉紧张。经历小升初,儿子研研和我都好像扒了层皮”,“孩子被点招了,再也不用四处求人,看人脸色,又能恢复正常生活,孩子恢复喜欢的跆拳道训练,我们靠自己的努力迎来了‘尊严’。希望还在挣扎的孩子们早点上岸,也早点过孩子该过的生活。”

  佩佩和研研,未被点招和被点招,两个小学生经历的小升初过程几乎没有二致地相似,只是结果不同。而其中的幸与不幸,两个家长都只是摸着石头过河,没人真切地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又对在了哪里。

  “金坑”、“银坑”,千万别进“粪坑”

  “小6年级还没结束,小5已是硝烟四起,小3、小4跃跃欲试”,这句话形象地道出小升初的硝烟弥漫。小升初的战役,从小学三四年级开始,就悄然打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