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云南省教育厅厅长罗崇敏5次暗访教辅市场,  特殊顾客叫罗崇敏

图片 1
2010年12月8日,昆明交三桥新华图书城,罗崇敏(左)正在向购书的家长了解情况。王宇衡摄

  2010年12月8日,昆明交三桥新华图书城,罗崇敏(左)正在向购书的家长了解情况。

  核心阅读

  教辅过多、过滥、过贵、过散,是教育领域的老大难。为了解教辅市场的真相,云南省教育厅厅长罗崇敏5次暗访教辅市场。

  教辅过多、过滥、过贵、过散,是教育领域的老大难。为了解教辅市场的真相,云南省教育厅厅长罗崇敏5次暗访教辅市场。

  在这位厅长的眼中,教辅市场的“繁荣”令人震惊,学生家长的依赖令人深思。这也催生了云南的一系列规范措施。

  在这位厅长的眼中,教辅市场的“繁荣”令人震惊,学生家长的依赖令人深思。这也催生了云南的一系列规范措施。

  深冬,昆明交三桥新华图书城,来了一位特殊的“顾客”,他不买书,专看教辅专柜,不时问这问那,打听销售情况。

  深冬,昆明交三桥新华图书城,来了一位特殊的“顾客”,他不买书,专看教辅专柜,不时问这问那,打听销售情况。

  特殊顾客叫罗崇敏,云南省教育厅厅长。

  特殊顾客叫罗崇敏,云南省教育厅厅长。

  在云南人眼中,这位厅长爱暗访。3年来,他已经有5次特别暗访。而暗访让他切实感到了教辅之痛。

  在云南人眼中,这位厅长爱暗访。3年来,他已经有5次特别暗访。而暗访让他切实感到了教辅之痛。

  想不到——

  想不到

  仅小学生作文,就有几百种教辅

  仅小学生作文,就有几百种教辅

  2008年暑假前夕,在出任云南省教育厅长半年后,罗崇敏第一次走进昆明的书店,暗访教辅市场。

  2008年暑假前夕,在出任云南省教育厅长半年后,罗崇敏第一次走进昆明的书店,暗访教辅市场。

  罗崇敏:想不到,真是眼花缭乱,从幼儿园到大学、继续教育,各个层次都有,我目测有1万种以上。仅小学生作文这一个种类,各种版本加起来,也有好几百种。教辅是对教材知识的巩固、复习和拓展,我不知道在这么多的教辅里,有多少能达到这个要求。

  罗崇敏:想不到,真是眼花缭乱,从幼儿园到大学、继续教育,各个层次都有,我目测有1万种以上。仅小学生作文这一个种类,各种版本加起来,也有好几百种。教辅是对教材知识的巩固、复习和拓展,我不知道在这么多的教辅里,有多少能达到这个要求。

  罗崇敏发现,这些教辅质量参差不齐,价格也不便宜,动辄几十块钱一本。而家长们面对满架满桌的教辅显露出的茫然和无助,更让罗崇敏印象深刻。他甚至碰到过两位家长,专程从500公里外的保山坐飞机赶到昆明,就为给读初中的孩子买教辅。但面对各种教辅,家长们也犯愁了,“真不知该选什么”。

  罗崇敏发现,这些教辅质量参差不齐,价格也不便宜,动辄几十块钱一本。而家长们面对满架满桌的教辅显露出的茫然和无助,更让罗崇敏印象深刻。他甚至碰到过两位家长,专程从500公里外的保山坐飞机赶到昆明,就为给读初中的孩子买教辅。但面对各种教辅,家长们也犯愁了,“真不知该选什么”。

  罗崇敏:绝大多数家长决定购买某种教辅的理由,通常是“这是老师说要买的”,“这是其他家长推荐说好的”。

  罗崇敏:绝大多数家长决定购买某种教辅的理由,通常是“这是老师说要买的”,“这是其他家长推荐说好的”。

  更让罗崇敏震惊的是,家长和孩子对教辅的依赖有些过度了。一次,他在暗访中遇见一位家长,一次性买了7本教辅,其中,语文、数学各买了两种不同的版本。细问之下才知道,他的孩子才上小学三年级。

  更让罗崇敏震惊的是,家长和孩子对教辅的依赖有些过度了。一次,他在暗访中遇见一位家长,一次性买了7本教辅,其中,语文、数学各买了两种不同的版本。细问之下才知道,他的孩子才上小学三年级。

  罗崇敏:其实,包括新华书店在内的许多图书销售企业也很无奈。许多经销商跟我讲,各种教辅又多又乱,根本分不清好坏,只好多进些种类,让家长们自己去挑。

  罗崇敏:其实,包括新华书店在内的许多图书销售企业也很无奈。许多经销商跟我讲,各种教辅又多又乱,根本分不清好坏,只好多进些种类,让家长们自己去挑。

  析原因——

  析原因

  优质教育资源短缺,造成学生家长心理恐慌

  优质教育资源短缺,造成学生家长心理恐慌

  过分依赖教辅会影响学生创造性思维的培养,影响老师教育教学方法的探索和创新。在罗崇敏看来,教辅过多过滥,与目前的教育评价制度紧密相关。

  过分依赖教辅会影响学生创造性思维的培养,影响老师教育教学方法的探索和创新。在罗崇敏看来,教辅过多过滥,与目前的教育评价制度紧密相关。

  罗崇敏:学生专注于“念两经、攻一术”,“两经”指教材经和教辅经,“一术”就是考试的战术。这主要是因为,现在的教育评价制度还是以八股式的考试制度为主,是分数评价而不是综合评价。

  罗崇敏:学生专注于“念两经、攻一术”,“两经”指教材经和教辅经,“一术”就是考试的战术。这主要是因为,现在的教育评价制度还是以八股式的考试制度为主,是分数评价而不是综合评价。

  考试内容过分集中于教材里的一般知识上,而不是以教材为基础去拓展学生的视野。这造成了课堂以外,老师、家长、学生都只能无奈地、过分地依赖教辅。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在罗崇敏看来,还是优质教育资源的短缺给学生和家长造成了心理恐慌。

相关文章